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重生之边境大亨

u优乐娱乐

郑虹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之边境大亨是郑虹写的一部重生小说,在人生的低谷之际,他重生了。掌握了历史发展脉络,他办外语学校,开展对俄贸易,开发房地产,开办煤矿,发展网络经济,他总能踩着财富的节奏前进,最终成为举世瞩目的巨头,跟随国家领导出国访问。

12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3/01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重生之边境大亨是郑虹写的一部重生小说,在人生的低谷之际,他重生了。掌握了历史发展脉络,他办外语学校,开展对俄贸易,开发房地产,开办煤矿,发展网络经济,他总能踩着财富的节奏前进,最终成为举世瞩目的巨头,跟随国家领导出国访问。

免费阅读

  何西简直苦比透了。

  直到现在,他也没写出来这篇稿子。

  看看电脑右下角显示的时间,已经是下半夜一点半了,明天早晨八点,老大就要在全市大会上用了,从现在到明天早晨,还有不到6个半小时的时间了,可是,他到现在,也没有个清晰的思路。

  何西是某机关的文字综合,说白了,就是写材料的。

  这是个极为苦比的工作,39岁的何西已经在文字综合的岗位上干了10年,日复一日的熬夜,日复一日地与文字为伴,让他的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让他的心态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

  昨天,何西的老大交给他一个任务,要写一个理论讲稿,说是今早晨在全县理论中心组学习会上发言。可是,何西整个晚上都完全不在状态,抽了一晚上的烟,把自己都抽恶心了,还是没思路。

  他写不出来的时候,喜欢在网上调出部英文电影来,换换脑子。

  有时候,他还愿意看看英文小说,用这个方式,逼迫自己别忘了自己的专业。

  何西的嗓子不错,唱摇滚很有感觉,趁没人的时候,就吼上两声。

  何西在屋里吼了好几个段子,也没吼出点思路来。估计是,跟他的心情有关系。

  跟何西同期进机关的,现在大多都混了点差事,唯独何西到现在还是个苦哈哈,什么原因这里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但是,统而言之就是在机关里混,需要实力。

  说起实力来,何西能哭死。

  何西其实当年没考上大学,是家里想办法,把他送去了一家成人教育高校,学了英语,回到家乡后,正好赶上农村缺少外语人才,何西就到了农村当了一名外语教师。后来,赶上一个好机遇,何西转为正式教师,在乡镇中学干了几年,

  但是一次教师定级,本来属于何西的机会,却被上级给了别人,这改变了何西的心境,他觉得就是因为自己没地位,才被别人欺负,为此,他发下毒誓,一定要混出点地位来,于是,想尽一切办法,改行到了机关工作。

  那一阵子,何西很庆幸,自己终于从政了,不管如何,自己也是有机会跳一下龙门了。

  可是真的进了机关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钱没几个,地位也不高,受得管限却不少,上饭店吃饭也得东张西望,怕被人举报。喝点小酒,侃侃大山,也要看看有没有人拿手机,怕被人弄到网上。

  也就是说,费了好大的劲,头上没戴上乌沙帽,倒戴上了紧箍咒。用老百姓的话说,好不容易当上了贼,不仅没吃上肉,却是挨了打。

  反倒是当初那些没工作的,在商海里扑通出了不小的浪花,一个个的人五人六的,活得挺滋润。

  看着人家那么自在,再看看自己,买个房子是二手的,就算这样,还欠着房贷。至于汽车就更敢想了,人家宝马悍马都换了好几回了,何西愣是把个自行车骑了十几年。

  不是他不想买,是他实在没钱啊。

  他一个码字儿的,加上老婆的工资,才六千大毛,一个月去了房贷,去了人情往来,去了花销,什么都剩不下。

  可是要说在绥东县这个地方没钱,还真怪不得别人,只能怪自己。绥东县这个地方发财的机会太多了,以至于绥东在龙省的名气都很大。

  绥东人发财有三次机遇,而何西却有四次。

  第一次是中俄开通边境贸易那一阵子,那些年,绥东人不是赚钱,那是捡钱,或者是从地上卷钱。在短短的五年间的时间里,绥东人就冒出来几千个百万富翁,上百个千万富翁,十几个亿万富翁。

  说这个还是太抽象,说点感性的吧,有个姓米的农民,有一年从俄罗斯回家过年,晚上八点多钟,这家伙敲开家里的门,家里人开门一看,是这个家伙扛着个麻袋,一步闯了进来。

  老父亲很是不高兴,人家的孩子出去做生意,回来都是珠光宝气的,买了那么多的年货。自己的儿子可倒好,出去的时候是个农民,回来的时候还是个农民。你没赚着钱也不要紧,何苦傻乎乎地扛回来一袋子粮食?尼玛,我种了一辈子地,还缺粮食吗?

  这个姓米的年轻人也不说话,待到吃完饭,他才示意老父亲把麻袋解开,他的老父亲很不情愿地解开麻袋,当时就吓傻了,原来儿子扛回来整整一麻袋钱。

  那个时候,何西还在村里教书,县里曾经出台过一个政策,公职人员可以下海搞边贸,县里给保留公职三年。何西跟家人商量,也要去下海搞边贸,却被训斥了一番,无非是怕何西丢了铁饭碗。

  第二个机会是房地产,何西进城的时候,县城里正开发楼房,价格都不是很高,很多公职人员趁机囤房,或者贷款买门市房,结果几年下来,赚了个盆满钵盈。

  而何西那个时候,总是感到不把握,怕贷款,怕赔本,就一直没敢动心思,结果等周围的人都赚到的时候,再想做这个生意了,房市开始臭了。

  第三个机会就是煤矿,有人在对俄边贸中赚了钱,回过头来去收购煤矿,有的煤矿才几万块钱,甚至几千块钱就收购过来,到了05年到11年,煤矿行市大涨,有的煤老板几年时间就赚到了几个亿。

  当然,这个跟何西关系不大,何西连房子都不敢买,就更不敢说煤矿了。但是,那些开煤矿的人有的当初连何西都不如,有的农民在煤矿最低谷的时候,就是用了十几袋大豆当赌资,把个后来赚了几千万的煤矿一夜的功夫赢到手里。

  说起来,就是个胆量和见识的问题。现在说这个,都是些马后炮的事,当年哪个地段,哪个门市,哪个车库才几百块钱一平,要是贷款拿下,现在净赚多少万。

  是啊,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除了把大腿拍得生疼,别的一点好处都没有。

  属于何西的机遇是,03年的时候,有个同学专程回绥东拽着何西一起搞互联网,何西因为自己不懂互联网,他问同学:“我能干什么啊?”

  对方回答:“互联网就是媒体与信息平台的杂交,你懂媒体啊。”何西还是感到不太靠谱,又推了。

  结果几年后,同学开着大奔回来时,何西又拍大腿。

  再往后,何西的岁数也看大了,就算有想法也不敢折腾了,这辈子就这样了,要是能重新活一回,一定把这些遗憾补上。

  何西在办公室里待到下半夜2点,仍然没有思路,可是这个材料要的真的很急,第二天一早八点,老大要用的。

  何西几乎要发疯了,他疯狂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忽然,电脑里发出一阵刺眼的白光,然后何西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过了好久好久,何西猛然从睡梦中惊醒,一下坐了起来,嚷嚷道:“谁啊?真缺德,挠我脚心干什么玩意儿?”

  “还不起床?你看都几点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站在他床前。

  “靠,怎么是你?我媳妇呢?”何西发现站在面前的不是妻子安丽娟,懵懵懂懂地问了一句。

  “哈哈哈哈,这小子做梦娶媳妇了。”屋里七八个少年哄堂大笑起来。

  何西突然不说话了,他惶惑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这好像是个学生宿舍,简陋的木床,到处乱堆的书箱,臭哄哄的袜子,眼前的几个少年,依稀他还能认出来,全部都是他的高中同学,刚才站在面前,催促自己起床的,那不就是刘敏吗?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到了这里?自己这是做梦吗?或者说,这是幻觉?

  但是眼前的一幕,不像是幻觉,也不像是在梦里,眼前的人和环境太真实了。

  “别发愣了,快起来吧,要上课了,再不起床就迟到了!”刘敏又催促道。

  “上课?你是说开会吧?”何西嘟囔了一句。

  “开什么会?上课,今天第一节是班任的课,要点名。”刘敏很有耐心。

  “啊,坏了,我的材料呢?”何西猛然想起,今天上午八点,县里要开大会,单位老大要用材料,可是,自己好像没写完。

  他噌地从床上跳下来,四处翻找,可是眼前根本没有办公桌,没有电脑,也没有自己写的什么材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简直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自己昨天晚上,不是在办公室里加班写材料了吗?可是,自己现在怎么会在高中宿舍里?究竟是现在在梦里,还是昨天晚上是在梦里?

  难道……?

  他不敢相信传说中的重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为了证明一下,何西就向刘敏问道:“给你出个智力测试,向后推21天,连年带月带日一起说,不许超过三秒钟,快速抢答。”

  刘敏和几个同学哪知是计?反正也闲得无聊,就抢答起来:“1995年5月12,不对,是6月9日,不对,”

  几个人还在脑算数字,何西已经得到了答案,现在竟然是1995年,那眼前的一切只能有一种解释,自己重生到了1995年,自己正在镇中学读高二,下学年就是高三了,现在距离高考还有一年。

  何西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小说里说的那种重生的事,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