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手机版

首页军事 → 抗战之无赖英雄

u优乐娱乐

追寻幸福 著

完本免费

《抗战之无赖英雄》是网络作家“追寻幸福”所作的一部抗战烽火小说,当日军美女军官遇到无赖时,她会怎样?当日军美女军官因爱生恨后,又当如何?这是一本全新风格的抗战小说,演义着另类抗战英雄的传奇故事,主人翁的所作所为绝对会带给您眼前一亮的感觉。

62.7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02

在线阅读

   当日军美女军官遇到无赖时,她会怎样?当日军美女军官因爱生恨后,又当如何?这是一本全新风格的抗战小说,演义着另类抗战英雄的传奇故事,主人翁的所作所为绝对会带给您眼前一亮的感觉!孤儿于铁锁,聪明机敏,干练圆滑。对敌心狠手辣、怪招频出;驭下公义仁德、张弛有度。做事不拘一格,任性而不妄为。在他的抗战生涯中,数美投怀、左右逢源。堪称是抗日战场上的韦小宝。书中叙写的是山西长治西火镇的抗日传奇故事,历史人物部分真实,谨以此纪念那些快被遗忘的抗日英雄们!QQ讨论群:556724193,书名验证。

免费阅读

1932年腊月二十三,就是传统节日中的祭灶节,也称小年。传说灶王爷原为平民张生,娶妻之后终日花天酒地,败尽家业沦落到上街行乞。一天,他乞讨到了前妻郭丁香家,羞愧难当,一头钻到灶锅底下烧死了。玉帝知道后,认为张生能回心转意,还没坏到底,既然死在了锅底,就把他封为灶王,每年腊月二十三、二十四上天汇报,大年三十再回到灶底。老百姓觉得灶王一定要敬重,因为他要上天汇报。于是,人们会准备一些贡品,供奉灶王爷。汉族民间就有了腊月二十三、二十四的祭灶“小年”,祈求来年平安和财运。

天刚黑不久,于铁锁去镇上给爷爷打酒。看他年纪十二三岁的样子,长的眉目清秀,面色有些泛黄,一根根竖起的短发显得精神抖擞,瘦小的身体上穿着一件漏着棉花的黑色粗布棉衣,宽大的裤腿膝盖处打着补丁,显得有些滑稽,一双穿反的鞋子外侧脚趾处都有一个小洞,想必是他怕大拇指把破洞顶的更大才故意这么穿的吧!对于只有十几岁的他走夜路已经是很平常的事了,因为他的爷爷有晚饭后喝两口的习惯,没酒了就会让他去打。他年纪虽小,胆气却大,倒也不怕黑,腿脚也麻利,走走跑跑的很快就能打回来了。

北方的冬天夜里格外的寒冷,他提着酒葫芦一阵狂跑,希望通过跑步祛除寒冷。当他跑到刘家村附近时,突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哭喊和救命声,这可把他吓了一跳。仔细一听好像是一个男人在欺负一个女人,他装作没听见然后接着往前跑,又跑了十几步声音更清晰了些。原来那一男一女就在自己前边。他看见一个男的正骑在一个女人身上扒女人的衣服。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碰到,也不知道该不该管。

从小就崇拜古今英雄的他心里开始矛盾起来。如果不管,那个女人肯定会被侮辱的,作为男子汉大丈夫的自己,遇到这样的不平事而不闻不问,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但如果管的话,他也只是个半大孩子,要对付一个身体强壮的成年人还真有点胆怯。

在短暂的思想斗争之后,他决定救下这个女人。

说干就干,当机立断。他悄悄的躲在一个玉米杆堆后面,捡起一块石子向那男人扔了过去,那个男人被砸中了左臂。“******哪个****的赶打扰老子的雅兴,快给老子滚出来”,男人压着那个女人,回头骂着。

等了一会见没人吭声,他又继续趴下身去亲那个女人。

于铁锁本想着砸他一下,他起来后,那个女人就可以趁机逃跑了。可是那男人并没有起身,那个女人也没能脱险。

于是于铁锁又捡起一块比窝头还大的石头扔了过去。这下砸中了胖子的后背,那男人被砸的生疼,嘴里哎呦的叫着,慢慢的站了起来。夜色中见他轮廓肥胖,脸盘肥圆,一看就不像是好人。他向四周一看,还是没看到任何人。然后嘴里又骂了两句:“哪个狗娘养的砸老子?给老子滚出来。”

地上的女人趁着这个空档赶紧爬起来就要跑,刚跨出一步就被胖子一回身一把抓住了胳膊。“你个小娘们还想跑,给老子趟回去”说着一拽,往柴堆里一扔。女人瘦弱的身子,被他这么一拽一扔,又倒在了刚才的柴堆里。

胖子看没人出来,刚想再次扑向女人的身上。突然,背后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等等,有本大侠在,你休想在欺负那个女人。”

听到声音,胖子转过身来,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半大孩子,轻蔑的笑着说:“我当是谁呢,就你这屁大点小孩,就想打扰你大爷的雅兴?赶紧给老子滚远点,不然老子宰了你。”

于铁锁听了胖子的话没有生气,也没有害怕,上下打量着胖子说:“你个死胖子,这年头还有你这么胖的肥猪,真是出奇了,这几年一直大旱,连草根都被挖光了,一条街看过去,个个都瘦的皮包骨头了,谁家的猪食那么富裕?把你吃成这样?”

胖子听了这话,没有在意于铁锁对他的辱骂,倒是因为自己有粮食吃而沾沾自喜。他得意的说:“你知道我是谁吗?就是全县的人饿死了,我家也不会饿着,我大是周大富,是本县有名的大财主,我家的粮食就是老天再大旱5年也吃不完。”(在当地,如果谁排行老大,那么他的儿女就会管他叫大,把他的弟弟们叫二爸、三爸、四爸……)。

于铁锁听完胖子的话,眼睛红了,眼泪慢慢的充满了整个眼眶,再慢慢的涌出来,他没吭声,好像在想什么事情,良久才咬着牙狠狠的问道:“你大是周大富?你是周天良?”

胖子听了一愣,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于铁锁沉思片刻突然转怒为笑,语带巴结的说:“原来真是周大哥呀?今天终于让我见到你了,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于铁锁呀,前两年我们见过的,我去你家讨饭,你还给了我半个窝头呢,当时多亏了你那半个馒头啊,要不然我早就饿死了。”

周天良想了想,始终不记得自己给谁施舍过馒头,在他印象里只有抢别人馒头的份,哪里还会去施舍别人啊!尤其是叫花子,他见了就打!

在他还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于铁锁时,于铁锁又嬉皮笑脸的说:“周大哥,你继续忙你的吧?我给你把风,保证不会有人打搅你了”

周天良听他这么说,色眯眯的回头看了在柴堆一眼缩成一团的女人,也不去想自己是否真的认识这个自称被自己施舍过的半大孩子。冲于铁锁笑着说:“你小子今天有眼福了,老子好好儿的给你表演表演怎么收拾女人。”

说完就转过身去扑在那个女人身上。于铁锁见他没防备自己,于是又恢复了原本已经咬牙切齿的面孔,四处看了看,在路边找到了一块碗口大的石头,悄悄的走过去,搬起石头再悄悄的走到周天良身后,举起石头对准周天良的后脑勺砸了下去。

这么大的石头,砸在人的脑袋上,任凭他是谁,都只有和人世间说再见的份了。周天良也不例外,他被这大石头砸中之后,一声没吭就爬了下去,再也没起来。

于铁锁看到周天良身下的女子在使劲推开周天良的身子,但这周天民是在太胖了,她怎么推也推不动。于铁锁看到这一幕,赶紧过去帮忙。

两人合力搬开周天良之后,于铁锁扶起地上的女人,随口问到:“大姐,你没事吧?”那女人怯生生的回答说:“谢谢你救了我,我没事”。

于铁锁突然听到哪女人黄鹂般的嗓音,心头为之一颤。虽然他年纪尚小,还不太懂得男女之情,但这声音实在是太清脆了,让他忍不住想要多看这位姑娘几眼。

他也不管什么男女有别,就直接把脸凑近了些,盯着那女人的上下打量也一番。

只见这个女子皮肤白皙,柳眉杏眼,精致而高挺的鼻子下面长着一张樱桃小口,分布在一张白净鹅蛋脸上显得格外的清纯。洗的有些发白的花布外衣和黑色的粗布裤子上,虽然多处打着各种颜色的补丁,但这并没有影响女子美丽,反而更容易让人对她起恋爱之心。

女子见于铁锁凑过来,防范的后缩了一小步,看他没再上前才站定。轻轻的问道:“你要干嘛?”

于铁锁毫不避讳说:“我听你的声音很好听,想看看你长啥样,天太黑,看不清楚,就凑近些。你放心,我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也绝对不是坏人。”

女子听了他的话稍微放心了些,但还是呆呆的站着也没说话。于铁锁又问:“看你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大吧?你是那个村的?大晚上的怎么会在这里?”

女子说:“我不是本地人,今年15岁了,我和我爸是从陕南逃难过来的,老家活不下去了,我们打算去山西投奔亲戚。一路上我们以乞讨卖唱为生,今晚在这个村子借宿,没想到碰到了这个畜生,他看我长的好看就把我拉出村子欺辱我。哎呀,不好,我被拉出来的时候他的手下还在打我爸呢,我得赶紧回去看看。”

说到这里,她再也顾不上别的什么了,拔腿便拼命的往村里跑去。于铁锁飞快的追上去,拉住她说:“别急,让我先看看他怎么样了。”说着伸手在周天良的鼻子上面一试,手触电般一下子缩了回来,声音有点颤抖的说:“他……他断气了。”

“啊?你杀人了”女子几乎尖叫的惊呼着。于铁锁被她的惊呼吓了一跳,赶紧捂住她的嘴说:“别喊,再喊我们俩谁也活不了。”

稍微冷静下来的于铁锁自言自语的说:“大,儿子今天给您报仇了。”说完匆忙的抱了些柴草盖了周天良的尸体,然后对那女子说:“走吧,我送你回去。”说着拉着那女子的手腕就朝村里走去。

进村没多久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说着什么,两人赶紧跑过去,冲进人群一看,地上一动不动的躺着一个瘦弱的中年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女孩的父亲。

那女孩看到自己的父亲躺在地上,一下子扑上去抱起来叫到:“爸,你怎么了?爸,你醒醒啊爸?”旁边的一个老者见小姑娘哭的可怜,便劝慰说:“小姑娘,你别喊了,你爸他已经死了。”说完叹了口气,嘴里小声嘟囔着:“周家这帮没人Xing的东西,不知道还要害死多少人呢!”

虽然老者的声音很小,但是还是被那女孩和于铁锁听到了。于铁锁咬着牙狠狠的说:“周家这群人渣,我不杀了他们誓不为人。”说完把本要给爷爷买酒的两个铜板,塞在那个老者的手里说:“这位爷爷帮帮忙,帮我们把他埋了吧!”说完趴在那女子的耳朵边小声的说:“咱们快走,不然都得死在这里。”说完也不管她同不同意,拉着她的手就走,女孩被他拖着,边走边回过头来哭着叫着她的爸爸。

走出村子,于铁锁将女孩送过一个十字路口,然后对那个女孩说:“你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在前面那个村子的村口等我,我去放一把火,烧死周家那一窝猪狗不如的东西,为咱们的家人报仇。”

说完也不管那女孩是否答应,就直奔周家大院去了。等女孩反应过来时,于铁锁已经消失在夜色中,她嘴里轻轻的说了句:“多加小心”。想到自己的处境,也没有别的去处了,只好边哭边按照于铁锁说的,超前面的村口走去。

于铁锁来到周家大院外围墙最矮的一处。他对这个周家的环境已经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很多次在周家周围转悠了。目的就是为了时常提醒自己,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他跟周家的这笔账,迟早要算的。

他很轻松的就爬上了墙头。朝里面一看,此处没有巡夜的家丁,于是悄悄的翻了进去,然后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周家的库房,在里面提了大半桶棉油,绕过家丁们住的偏房,直奔周大富的卧室去了。

到了卧室门口,他见房间里面的灯已经灭了,心存疑惑的自言自语道:“难道这对畜生这么早就睡了?还是确定一下好,免得白费力气。”想到这里,他悄悄的趴在窗户上听了一阵儿,听到屋里面确实有鼾声,这才放心。

接着他在卧房的门窗上都浇上棉油后,还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把能烧的东西都浇上了油,这才掏出火柴,划着一根往门上一扔,看着火苗越来越大,他对着门口吐了一口唾沫,然后爬上墙头,耐心的等待这火势的蔓延,他看着熊熊的大火心仿佛看到了他父母昔日爽朗且慈爱的笑容,他在心里默默的对父母说:“大,妈,儿子替你们报仇了。”

离开周大富家他很快来到了和那女孩约定的村口,那女孩看着远处的火光,问道:“那火真的是你放的?”于铁锁狠狠的点了点头语气略带轻松的说:“当然是我了,我想放这把火很久了。走吧,我先带你去见我爷爷,咱们今晚就得逃走。”

回家的路上,女孩时不时的盯着于铁锁看几眼,眼中有害怕、有疑惑、有钦佩、还有感激。因为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男孩,今天晚上不但救了自己的的Xing命,还替自己报了杀父之仇。这种勇敢和干练,是他所见过的同龄男孩身上所没有的。

于铁锁带着那女子回到家,见到了自己的爷爷后,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向爷爷说了一遍。老爷子听完,打量着那女孩,说:“可怜的姑娘,别怕,以后就跟着我们爷孙俩吧!绝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女孩在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别人的关怀和体贴,她听完老爷子的话后,眼眶里含着眼泪,连忙跪下磕头,并激动的说:“多谢爷爷收留,您以后就是我的亲爷爷了,我会好好孝顺您的。”

“快起来丫头。”老爷子扶起那女孩后,问道:“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这时站在一旁的于铁锁抢着说:“她叫……”突然他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这位女子的名字呢。于是连忙跟着问:“是呀,你叫什么?一直忘了问了。”

那女孩回答说:“我叫黄宝莲。”

于铁锁听了说:“这名字好听,不像我的名字,难听死了,栓狗的铁锁。”

老爷子听了他的话笑着说:“你小子就得一直拴着,要不然你还不得翻了天去?”回过头对宝莲说:“他叫于铁锁,我觉得挺好,呵呵,他这个不安分的臭小子就得有人拴着他。”

说完老爷子顿了顿接着说道:“看样子你们俩年纪差不多,你们俩谁大呀?”

于铁锁抢着说:“我大,我十六,她十五。她以后得管我叫哥。”宝莲听铁锁比她大,就忙开口叫了声哥。

老爷子笑了笑说:“臭小子,你又想占人家便宜?才过了一个晚上,你就长了3岁?”黄宝莲听了害羞的底下了头,轻声说:“我看也不像16了。”

被老爷子揭穿了他的谎言后,他也不以为意,笑着说:“老爷子,你就爱揭我老底,反正她这个姐我是叫不出口的,我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呢,让恩人叫自己姐,她也不自在呀。”

黄宝莲连忙说:“是是,我听不惯的。”

老爷子笑着说:“好了,别废话了,赶紧去收拾东西,咱们连夜离开这里。”

于铁锁忙问:“爷爷,咱们去哪儿啊?”老爷子说:“过黄河,去山西。”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