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独宠萌后

u优乐娱乐

醉歌 著

连载中免费

独宠萌后全文,刚认识,许默帮唐真真解围,却被她误会,一顿暴打,他在心里默念,“我错了,再也不帮这死丫头说话了。” 表白时,他忍不住说道:“你不觉得本太子对你很好么?” 她想了想,嗯了一声,然后在他热烈期盼的眼神下补充上了一句,“还凑合。”他无语,好想说:“本太子错了,就不该这么问你。” 他无奈,“朕错了,朕早该想到以你的智商根本不理解这个词的意思。”

8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31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独宠萌后全文,刚认识,许默帮唐真真解围,却被她误会,一顿暴打,他在心里默念,“我错了,再也不帮这死丫头说话了。” 表白时,他忍不住说道:“你不觉得本太子对你很好么?” 她想了想,嗯了一声,然后在他热烈期盼的眼神下补充上了一句,“还凑合。”他无语,好想说:“本太子错了,就不该这么问你。” 他无奈,“朕错了,朕早该想到以你的智商根本不理解这个词的意思。”

免费阅读

  七月的安定国,天气逐渐转凉,微风吹过已不再那么温热。已过十岁的唐真真作为将军的女儿,不得不开始去国子寺读书。

  说起国子寺,真是让她头疼,不过是一些有品阶的大臣儿女上的学堂。

  临出府前,她家娘亲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拉着她的手,唠唠叨叨,“真真呀,好好听夫子的话。到了学堂别被人家欺负,谁欺负你你就打谁,对了有一些人你还得罪不起,尤其是和你一般大的太子,他要是欺负你了,你就忍忍,千万别打他……”

  唐真真心不在焉地点头,由哥哥唐仲领着不情不愿地出了府。

  “别给我们将军府丢脸。”大将军洪亮的大嗓门一出声差点就震破了她的耳膜。

  她毫无形象半躺在轿子里,想象着哥哥上过的学堂到底是什么样子。

  想了会儿,她无聊地打起了瞌睡,迷迷糊糊中唐仲推了她一下。

  唐真真睁开惺忪的睡眼,就看见唐仲拿着一枝糖葫芦温柔宠溺地看着她。

  “给,你最爱的,到了那千万别惹事。”

  她还没睡醒,木呆呆地接过,舔了舔上面的糖。

  唐仲下了马车,唐真真跟在他后面跳下去,脚直接落到地上,根本就不去踩跪在地上当石阶的仆人。

  学堂里鸦雀无声,模样古板严肃的女太傅正教一众孩童摇头晃脑地背诗经。

  唐真真一听这好似念经的声音又开始犯困,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正好被太傅瞪了一眼,赶忙捂住了嘴。

  唐仲走过去和女太傅说了几句,又过来嘱咐她,“我去镇守边疆了,你好好跟着太傅读书。”

  唐真真点了点头,看他高大的身影在她的视线里消失,站在原地拿着糖葫芦有些不知所措。

  女太傅看了她一眼,让她自己找位置坐下。

  唐真真放眼望向学堂,就只有蓝色锦服的和绣有金边衣领的少年旁有位。

  她低下头看着手里红彤彤的糖葫芦,想起哥哥平常就是一袭宝蓝色衣服。想了想,她朝着蓝色锦服少年的旁边走去。

  “你是在害怕我吗?”正当她要坐下,带有戏谑的声音不轻不重地飘到她耳朵里。

  唐真真闻声向后看去,原来是穿着金边锦服的少年。

  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朝弄般盯着她看。

  谁害怕了,唐真真狠狠咬了口糖葫芦,朝他旁边走去,坐下时还瞪了他一眼。

  少年笑意更浓,却叫唐真真浑身不舒服,明明是个男的张得跟个女娃似的,笑起来还那么欠揍。

  女傅讲的是什么,唐真真一点也听进去。因为她装模作样地举着书,埋头舔着糖葫芦。

  而旁边的少年频频向她看去,唐真真一开始选择无视,到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放下书卷道:“你想吃早说嘛,又得着这样。”

  想让她坐到他边上,又不时地看她,不是惦记她的糖葫芦是什么。

  没有书的遮挡,唐真真嘴角上的糖渣还有半根糖葫芦就那么暴露在众人面前。

  少年望着她递过来的糖葫芦,不怀好意地瞥向女太傅铁青的脸。

  唐真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正好对上女太傅冒着怒火的眼神。

  她后知后觉地报以歉意的笑,然而得到的是这样的一句话,“唐真真,你不听课也就算了怎么还让太子跟你胡闹。罚你把诗经抄三百遍。”

  什么,诗经三百遍,娘你骗我,你不是说对人微笑别人就会对你客气嘛。

  唐真真用哀怨的眼神看女太傅,忽然想起了什么,扭头诧异地看旁边人,他就是当今太子许默,娘口中最不能得罪的人。

  许默迎上她的目光,幸灾乐祸地邪邪一笑,露出米粒般干净的牙齿。

  她顿时有种想揍他的冲动,但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先不说他是太子,关键是现在要抄诗经呀。

  唐真真拿出仅有的几张纸,一边抄一边在心里埋怨,娘你不是说刚上学堂用不着写多少东西呀。

  待几张写完后,旁边人递给她一摞纸,唐真真毫不客气地接过,继续奋笔疾书。

  十遍写完后,一堂课也结束了。

  唐真真累得手腕酸痛,刚放下笔活动活动手,就被许默拽着去外面。

  “你干嘛。”她想抽回手,无奈使不上劲。

  许默转头,那表情眼神好似在说她傻,事实上他说了,“你傻,下堂学剑术,当然去外面了。”

  唐真真喔了一声,那也不是她傻,初来学堂当然不知道上什么了。那像许默,在这呆了三年了。

  安定国的贵族男子上学堂比女子早上三年,而像女子上三年就结业了。

  所以说,唐真真要在这里呆上三年,认识几个字,会绣花,学点轻功之类的就行了。

  被许默拉到外面,空阔的场地里面还摆着一排剑,确实是习武的好去处。

  一群人站好后,夫子才慢吞吞地走来,他束起乌黑的发,额前没有多余的碎发,一身紫衣干净利落。

  “现在我来教大家几招剑式,这些都是基础大家要看好了。”夫子话音刚落,手举起,一把银灰色的剑就飞到他的手中。

  唐真真看得目瞪口呆,在家里她也学过几招花拳绣腿,可像这样拿起剑舞她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

  剑在夫子的手中好似有了生命一般,飞来飞去漂亮得不像话。最后,夫子挽了个银色的剑花,潇洒地把剑背到身后。

  唐真真直勾勾地盯着那把剑,眼睛闪闪发光,迫不及待地想握在手中玩玩。

  在夫子说完自由练剑时,唐真真第一个跑到放剑的地方。她挑了一把青色的剑,拔剑出鞘,拔了一下剑还好好地放着纹丝不动,她手上加重力量,可是手腕酸得使不上力,剑身动了动又安稳地呆在剑鞘里。

  “你们看看,连个剑都拔不出来还想着练那。”

  背后,传来一个嘲讽的声音,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阵嘲笑声。

  唐真真转过头去,以红色衣衫少年为首的一群人正捧腹大笑,仿佛看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一股怒气冲上心头,她用尽全力,刚要提起剑,红衣衫男子先她一步拿起了剑,“这柄剑是我的,你还是去回家绣花吧。”

  话音刚落,一群人的笑声又飘到唐真真的耳朵里。

  “你怎么知道这是你的,难不成这剑上刻着你的名字?”她微圆的脸气得通红,好似熟透的红苹果。粉嫩的拳头紧紧攥着,腮帮子也鼓鼓的。

  红衣衫的男子单手执剑,饶有兴趣地看她气极的模样,整了整衣衫上虚有的褶皱刚欲开口,一道含有笑意的声音飘了过来,“她连拿剑都不会,何必和她闹。”

  许默执一把银色镶宝石的美剑向她们走来,笑着说出这句话。

  这句话重点在后半句,许默无非是想让他们离唐真真远点。可惜,这句话落在她耳里,再配上他的笑,就是讽刺她的意思。

  唐真真忍不住了,脑子一热,举起粉拳冲他打去。许默还来不及反应,鼻梁就结结实实挨了一拳,痛得他泛出眼泪。

  这还不够,唐真真觉得气还没消,如雨点般的拳头相继在他身上落下,许默捂住鼻子无力还击,他一边在心里哀怨一边想,“我错了,再也不帮这死丫头说话了。”

  唐真真终于解气了,她拍了拍手,昂起头十分大度道:“向我道歉,我就原谅你。”

  是,他应该道歉,许默直起身子,想要说一句,“我错了,我不应该帮你解围。”

  然而,他还没说出口,就看见唐真真瞪大了眼睛盯着他看,然后带有歉意地一笑。

  什么情况,难道她想明白了。貌似不对,许默摸了摸鼻子,一股温热的液体粘在手里,他一下子僵在原地,悲催地发现鼻子被她打出血了。

  唐真真觉得自己惹上麻烦了,她在上学堂的第一天就把娘千叮万嘱不要欺负的那个人打出了鼻血。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