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

u优乐娱乐

相见眉开 著

完本免费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是网络作家“相见眉开”所作的一部穿越重生小说,上辈子她余辛夷有眼无珠,错把豺狼当良人,为他扫平登天路挡尽天下骂,却不料他君临天下之时,便是她惨遭断腿,千刀万剐之日,而她的亲妹妹更是他最好的帮凶。

108.4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29

在线阅读

   你去做千古明君,这祸世骂名我替你挡! 上辈子她余辛夷有眼无珠,错把豺狼当良人,为他扫平登天路挡尽天下骂,却不料他君临天下之时,便是她惨遭断腿,千刀万剐之日!而她的亲妹妹更是他最好的帮凶!亲眼看着她刚诞下的孩儿惨死的尸首,余辛夷指天为誓——若有来世,必教贱人们血债血偿! 有朝一日,血凤归来!贤良无用,宁为蛇蝎!那些辱她的,必踩在脚底!那些欠她的,必笔笔讨回!那些害她的,必叫他不得好死!而那些待她好的,她必珍之重之! 余辛夷扬眉冷笑:这辈子,她要好好的活!宁负天下,不负自己! 景夙言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毒女,更不巧的是,刚好对他胃口!还等什么?烈女怕缠郎,毒女怕豺狼...

免费阅读

  “皇后娘娘,这可是上好的阿芙蓉,是今儿个的分例,您请吧。”

  十八重天牢被层层打开,发出吱呀的如同催命般的声响,几道粗壮的身影鱼贯而入,为首的是一名年老而苍白的老嬷嬷,手中红色漆盘里盛着一碗黑褐色的东西,在阴森潮湿的天牢里,显得尤为甜腻诱人。那嬷嬷一脸冷漠的表情,然而微微眯起的眼角,则完完全全的暴露出她此刻内心的兴奋。

  余辛夷心中冷然一笑,一身白衣坐在角落里冷冷的吐出几个字:“我要见景北楼。”

  那为首的老嬷嬷眯起眼睛,嘲讽的哼了一声道:“娘娘,这阿芙蓉冷了可就不好喝了,这可是陛下‘特意’赐给您的恩典,您可莫要为难老奴们才是!”

  恩典?听到这两个字,余辛夷简直想笑,疯狂大笑!结发九年,三次踏入鬼门关,无数次以身犯险!为了他,她心甘情愿背尽祸国骂名,夺嫡谋反之祸,借她谋划,残害皇族的令,以她手来下,铲除异己血洗朝政的恶行,由她来扛!

  她说什么?

  她说:你去做千古明君,这祸世骂名我替你挡!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就在她临盆之日,她辛苦怀胎十月的孩子竟突然变成“狸猫”!

  而她奉若神明的夫君,更是一夕之间化身恶鬼,以诞下妖异之名将她打入天牢!判处剐刑!哈哈哈,她九载年华,机关算尽,呕心沥血,没想到到头来等待她的,竟然就是这四字……千刀万剐!

  她身边所有人都被一夜之间斩草除根,祖母吐血而亡,姨娘在她眼前,被继母与妹妹亲手勒死!而她,则被打断双腿扔在这肮脏天牢里,变成半个鬼!

  这如何不可笑?简直可笑得让她疯狂!看着面前这碗剐心的阿芙蓉,余辛夷提声呵斥,字字带血,声声诛心!

  “我要见景北楼!”她要问,定要问清楚!为何曾经恩爱的男人,会突然变成黑心的恶鬼?为何往日种种甜言蜜语,会突然变成插进她心口的带血刀,剐心毒!否则,就算死她也绝不甘心!绝不甘心!

  “姐姐,你何事唤陛下呀?”就在此时,一道甜腻得滴水的声音伴随着牢笼打开的“吱呀”声响,传进来。

  听到这道熟悉得令她作呕的声音,余辛夷猛地睁开眼,正看到自己最厌恶的两张脸!她曾经最疼爱的妹妹,一身华丽绝美的凤袍,头戴九尾凤钗,乖巧的依偎在她的好夫君景北楼的胸膛,妩媚如水的眼眸充满怜悯的望着余辛夷残废的双腿,摇头唏嘘道,“陛下名讳岂是姐姐你能喊的,这可是大不敬的罪过呢,按律可是当杖责一百的呀。”

  “不过,我差点忘了,反正陛下已经赐你剐刑了呢。三千六百刀,就从你这张脸开始一刀一刀的割下去,一刀都不能多,一刀也不能少!一边行刑,一边还要往你的刀口上撒盐,让你无法昏厥,直到亲眼看着你自己全身的骨肉片片分离!想一想,可真觉得……惨烈呢。”

  余惜月撑大了一双无辜的眼眸,故作惊讶的说道,然而微微弯起的嘴角,却完全暴露了她内心的激动。多么美丽的一张脸孔,上面布满了悲戚,却只有余辛夷才知道,藏在这样一张无害的脸皮下的,到底是怎么一副毒蛇般的心肠!

  一旁,景北楼英俊而无情的脸孔徐徐不屑道:“罢了,念在朕与她夫妻一场的份上,饶她一次。”

  余惜月眼眸轻掀,恍若无骨般贴在景北楼的胸膛,眼波妩媚撩人:“姐姐,还不快跪谢陛下饶恕你的忤逆?”

  望着眼前丑恶的嘴脸,简直让余辛夷恶心得想吐!“景北楼,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又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你要这样对我赶尽杀绝!”

  面对余辛夷毫不客气的质问,景北楼丝毫没有被触动,反而眯起眼扫在余辛夷惨白的脸上,眼中满是被触犯的阴鸷:“你没有哪里做错了,因为,你现在的存在本就是个错误!”现在一切成定局,若她不死,又如何成就他的大义!

  景北楼无情的脸孔,好似一把利刃用力插进余辛夷的心口,搅动得血肉模糊,错误?既然她的存在就是个错误,为何不在她嫁予他之前说?为何不在她替他出生入死时说?为何不在她替他挡下一切骂名,背负所有祸端的时候说?却在她毫无利用价值之时,将她绝情的打成一个错误!

  她恨!好恨!当初是谁向她指天发誓只要我景北楼在这世上一日,便不再允你被伤害分毫!

  原来这些山盟海誓到头来不过是弥天的大笑话!奈何她今日才懂,他自始至终要的,不过是具傀儡!

  喉头猛地涌上一股腥甜的铁锈味,余辛夷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连禽兽都不如的男人,脸上只剩下冷笑,以及不知不觉见眼眶里缓缓浮起的热辣:“那我的孩子呢?你把他怎么样了?你把我的昭儿还给我!”

  景北楼冷然一笑,表情冷漠得几乎能将人心冻死,接过嬷嬷手中的黑漆漆的药碗,步步紧逼到余辛夷面前:“不急,等你喝下这碗阿芙蓉,朕就把它带来见你。”

  此时,他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有的只是骇人的杀意,“乖,这阿芙蓉是朕顾念你刚生产完,特意赏给你的,你可不要……”景北楼英俊的脸孔陡然变得阴鸷而狰狞,一个大步猛地掐住余辛夷的下巴,强行将那药汁灌进余辛夷的嘴里,“不识抬举!”

  余辛夷脸色煞白,白得简直像半个鬼,发出凄厉的尖叫:“景北楼,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这个畜生,唔……畜……生!”

  看着余辛夷痛苦挣扎却于事无补的模样,余惜月再也忍不住露出得意而恶毒的佞笑:“哈哈,姐姐,你从没想过你会有今天吧!余家嫡长女有怎么样!容貌冠绝又怎么样!看看,你现在简直狼狈得像一条狗!你知道吗?我好恨你,早就恨不得你去死!”

  “凭什么你母亲明明是卑贱庶女,却能嫁进余府当正室,而我娘才是嫡女,却只能在你母亲死后当继室?比容貌,拼手段,比宠爱,你哪一样比得过我?凭什么只要你存在一天,我就得低你一等?我不甘心!不甘心!我才应该是府里名正言顺的高贵嫡长女!不过还好,陛下最后选择的不是你,而是我!哈哈,余辛夷你听好了,不仅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都只配做一条趴在我脚边的狗!”

  随着噬心毒滚入喉咙,余辛夷浑身战栗的躺在地上,缓缓闭上的眼角,两滴泪珠缓缓从滚落,一颗心彻底化为死灰!

  “对了,你不是想见你的孩子么?妹妹我可是特意为你带了份大礼呢,看完后,可要记得好好谢谢我。”

  余惜月缓缓俯下金贵的腰肢,挑了挑眉欣赏着余辛夷此刻的惨状,如同御花园里开得最灿烂的花朵,巧笑倩兮。随着两声击掌,两名宫女恭敬的奉上一件被黄布盖着的东西,余惜月嘴角的弧度越挑越高,眼睛里充满了妖异,“法师说,这件东西可是花了很久时间才精心制得的,将这里面的妖孽彻底封住,永世不得超生,姐姐你可得好好儿的欣赏才是……”

  余辛夷心里咯噔一下,嘴唇煞白欲紫,双手颤抖的掀开面前的黄布,在看见黄布之下佛龛内盛放的东西是,眼前一黑,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只见那象征着慈悲普渡的佛龛中,竟盛放着一具小小的,浑身发紫的身躯,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而是那具小小的身体上,竟插满了千万根不得超生的银针!

  昭儿!这是她的刚诞下还不满一个月的昭儿!

  余辛夷的心彻底撕裂,三魂七魄彻底冲破躯壳,剩下的唯有恨,无穷无尽的恨:“景北楼你不得好死!就算你要杀了我,也不该伤害我们的孩子,他是你的亲骨肉啊!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连禽兽都不如,景北楼,你不得好死!”

  景北楼一个巴掌用力扇在余辛夷脸上,冰冷似铁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悔恨,而是满满的无情:“除了他,朕还有别的子嗣。你的孩子是天降妖异祸害朕的天下,朕,不稀罕!来人,现在就送废后上路!”

  几名脸色苍白的侍卫,手中抓着剐刑的刀,那些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狰狞的兴奋,缓缓靠近:“皇后娘娘,请吧。”

  只见那冰冷嗜血的刀光中,余惜月笑得:“看在你人之将死,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想知道祖母是怎么死的么?当然是我下的手,对了,还得多亏你的帮助呢。我的好姐姐,你可还记得你每日清晨去祖母房里请安,都殷勤奉给祖母的那杯……茶?”

  余辛夷猛然撑大的双眼,带血的嘴角再次呕出一大口鲜血。抱着怀中小小的尸体,余辛夷双眼里的血丝清晰可见,就好像冤魂索命般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她仰天疯狂大笑,笑得满脸是泪:“今生我余辛夷有眼无珠!哈哈哈……余惜月我等着,等着你步我后尘!”

  她猛地抬起头,手指用力刺向自己的眼睛,两道血水用力喷在景北楼跟余惜月脸上!“苍天在上,鬼神在下!我余辛夷指天发誓,景北楼,若有来世,我今日所受一切,定要你们血债血偿!血债血偿!”

  是夜,一道冤魂带着滔天怨气飞入苍穹,刹那间电闪雷鸣,倾覆天地!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