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手机版

首页恐怖 → 阴婚不散:冥夫找上门

u优乐娱乐

许思存 著

完本免费

《阴婚不散:冥夫找上门》是网络作家“许思存”所作的一部悬疑推理小说,每年中元节,女主都会被父母关起来,她从来没想过,他们关她的理由什么,其实父母是为了女儿远离那只鬼才这么做的,因为她竟然是有冥夫的人。

77.4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24

在线阅读

   每年中元节,我都会被父母关起来。我从来没想过,他们关我的理由竟然是

免费阅读

  啪嗒。

  门被妈妈从外面锁上了。

  我瑟缩了一下。

  七月十五日,中元节,家家户户来拜神。

  而我顾言惜没法和同学放花灯,也没法吃祈福饼。在家家户户拜神时,我只能在这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渡过24小时。

  在我们村,中元节是个很大的节日,但在我们家,中元节则是绝对不能提起的日子。

  每年的七月十五,平日和蔼可亲的妈妈会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将我带到后院的小木屋里锁起来。

  度过整整24小时,我才能被放出来。在这里我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甚至连光都没有。

  我不能喊,不能跑,只能静静的被绑在床上不能动。

  从我有记忆开始,每年的七月十五都是这样度过的。

  今年亦是如此。

  临走前,妈妈让我喝下一杯牛奶。每年,都是这杯带着安眠药的牛奶,让我能一觉度过这黑暗的时光。

  只是这次,我含了半杯牛奶在嘴里,当妈妈转身时,吐了出来。

  昏暗的光线,妈妈没察觉我的举动。

  我的四肢被固定在床的四个角落,我静静的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耳边是手表指针传来的转动声。

  啪嗒、啪嗒。

  每一声,便是一秒。

  啪嗒、叮咚。

  每到整点时,手表会发出一声“叮咚”作为提示。

  我被关进来时是午后五点,这是手表发出的第七次“叮咚”,也就是说,现在是午夜十二点。

  四肢不能动,半杯牛奶已经开始发挥作用,我的眼皮越来越沉,为了不让自己睡着,为了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我狠下心,抬牙朝舌头狠狠咬下去。

  瞬间袭来的疼痛让我又恢复了点神智,清醒了些。

  啪嗒……

  突然,手表啪嗒的声音消失了。

  我怔住。

  我手上戴着的是机械表,不可能因为没电,怎么会突然不动了?

  一阵凉风吹过,妈妈临走前为我盖着的毯子瞬间被吹走了。

  这屋子十分严密,哪来的风,居然能把毯子吹跑?

  细细一想,我瞬间觉得后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娘子,是你吗?”

  这时,黑暗里,突然传来一个的男人声音。

  “娘子……”

  那声音越来越响,像是不断靠近一般,我浑身战栗。

  谁?

  是谁在说话?

  可接下来那声音的话,却让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言惜,快回答我。”

  门外又传来那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不带温度。

  该死的,为什么感觉那人是在我门口,跟我说话?

  “言惜……”

  那声音又传来了,这次我实在没忍住,对着门口喊:“谁……”

  话刚说出口,我突然脊背一凉。

  我妈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在这屋子里不能说话,我竟然给忘了。

  不会出什么事吧?

  心里咯噔一声,不安不断放大。

  “呵呵……”

  那男人突然轻笑起来,声音从低到高,从压抑到畅快,最后放声大笑。声音低沉飘渺,恍若来自地狱。

  “原来在这里。”

  还没等我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吱呀一声,锁好的门就开了。

  砰!

  一个飘渺的影子闪入房间。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时进入房间的,是一个异常帅气的男子,一袭绣五爪飞龙金丝纹的深蓝色长袍,寒澈的双眸带着笑意望着我。

  一笑倾城,这个词汇突然从我脑海里闪过。

  这男子的容颜精致冷傲,如同精心雕刻出的艺术品,黑曜石般的双眸,散发着冰冷凌厉的光芒,给人带来压迫感。

  “你是谁?”我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飘忽忽的回荡在房间里。

  “言惜,我来了。”那男人靠近我,他的手轻轻地拂过我的脸,纤长有力的手指带着刺骨的寒凉。

  我脑海里懵了。

  他是谁,为何会知道我的名字?

  “娘子,来,我们该洞房了。”他低语,那冷厉的薄唇忽然便覆上来。

  娘子、洞房夜?

  脑海里不断闪过这两个词汇,我只感觉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

  “你叫我娘子?”

  脑子懵懵的,我有些不确定的问出声。

  “对。”

  随着那人的话音落下,周围的环境变了。

  原本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小屋,瞬间变成了古色古香的闺房。

  低头望去,我的身上也不再是原来的碎花长裙,而是换上了绣着凤凰图样的红色古风嫁衣。

  垂眸看手,原本我手上绑着的麻绳,也变成了几个雕工精细的金镯子。

  紫檀香缓缓萦绕,红鸾帐下。

  我的伸手忍不住的想伸出来去触碰那男人。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的行动不受自己的控制?

  那男子没说话,只是微笑着凝望着我,伸手怜爱的抚摸着我的脸。

  我原本想羞怯的往后一躲,可是他没让。他的手有些冰凉,可是在我脸上所到之处居然如同带着电一般,到处点燃花火。

  他宽大的手掌,落在我前襟,解开嫁衣上的鸳鸯扣。

  我的脑袋里面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我的四肢不听我的指挥,只是无力的搭在他的手上,没有阻止他。

  他先是把我的唇含在嘴里轻轻允吸,我想挣扎,但那半杯牛奶让我全身软弱无力。

  我微弱的挣扎,不仅没让他住手,反而让他变本加厉的擒住我的舌头。

  冰冷的手掌划过我的肌肤,带来颤栗,我止不住的想叫出声。

  他一挥手,我和他的衣裳便消失褪尽,我惊恐不已。

  “想要你。”他暧昧清凉的嗓音在我耳后环绕,挠的我内心一片难受。

  “我不想,求你……”

  还没等我说话,身子已经被压制住了,纤长有力的腿分开我。

  刹那间,我如冷水浇头,清醒过来。

  我哭了,恐惧又让我有了力气,拼尽全身力气将他推开。

  然而,都是徒然。

  ……

  突然一声鸡鸣,瞬间周围一暗。

  待我再睁开眼,我的面前站着的已经不是那男人,而是我妈。

  难道刚才的都是一场梦?

  “顾言惜,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要气死你妈我吗?你要把你自己毁了嘛?”

  我妈的神情那么生气,我心里一咯噔,难道真的出事了?

  瞅见一旁的老爸,我小心翼翼的问:“爸,妈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凶呀?”

  没想到我爸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皱着眉摇头,长叹一声。

  “你呀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想起昨晚的事情,我内心害怕不已,泪汪汪的看着我爸说道:“爸,我昨晚做个一个噩梦,有个人说是我的丈夫。”

  哐当!

  我爸为给我妈端的茶直接打翻在地上了,茶杯碎裂,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突然抬头瞪着我,眼神充满了严厉。

  “胡闹,什么你丈夫,那是鬼,会吃人的鬼。”

  我被我爸吓到了,这是我记忆中他第一次对我这么凶。

  鬼?

  我不相信,跟我爸解释道:“爸,那只是一个梦,是梦。”

  “闭嘴,给我滚上楼去。”

  走就走,谁怕谁?

  我转头往楼上跑去,不理会身后的父母。

  家里的房子是几年前才新盖的,村里的房子盖得都不高,我们家也就三小层。

  这楼梯总共合起来不管6层,就算全部走完也不用超过一分钟的,怎么今天走了这么久。

  我的脑袋越来越沉,走着走着就有点天旋地转的感觉,晕的我只能闭上眼睛来休息会。

  再睁开眼变得完全不一样……

  黑漆漆的一片。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又撞鬼了?

  额头上不断冒出冷汗,身子背后阵阵发凉,头皮开始不断加紧发麻。

  我害怕,加快脚上的步伐,一个心的想往回冲。

  楼下有我的爸妈,跑到他们身边我就安全了。

  可是这漆黑的道路仿佛没有尽头一般,我不停的跑,它就在不停的延伸。

  “哈哈哈哈……”

  黑暗中不断传来嘲笑的声音,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尖锐而难听,听了让我感觉头皮发麻。

  我曾经听村子里的老人说遇到鬼,千万不要怕它,你越怕它她越会欺负你,还有就是鬼怕污秽之物。

  心下稳了稳,我朝着墙壁狠狠吐了几口口水,伸手指着墙壁插着腰大骂:“MD,谁在装神弄鬼,快点出来。”

  周围的笑声突然停了,难道我的办法奏效了?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女人冰冷的声音响起。

  我都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一阵狂风刮过,风大的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等风停了,我再开睁开眼睛,对上的便是一双血红色的眸子。

  我的脖子被人掐着,冰冷冷的手在我脖子上让我整个身子都起鸡皮疙瘩。

  因为周围都是黑暗的,我根本没办法看清眼前的人,一阵恶臭直扑我的鼻腔。

  我浑身颤抖,挣扎道:“你想干嘛?”

  那鬼东西凑近冲着我吹了一口冷气,我这才隐约看清她的脸,是个女人。

  一张白的发青的脸露了出来,一边脸上全是刀疤不断往下滴着血。一只眼珠已经找不到了,另一只眼珠耷拉在眼眶的外面。

  我吓得脸色惨白,汗毛耸立。

  她张开嘴对着我说话:“让我上你身,我就放过你。”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恐怖小说排行

    人气榜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