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手机版

首页军事 → 丧尸反抗军

u优乐娱乐

都梁大侠 著

连载中免费

《丧尸反抗军》是网络作家“都梁大侠”所作的一部战争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小说,赵长生原本生活安详,岂料一场病毒感染改变了他的生活,在和死党王铁柱拼命搏杀,艰难生存的时候,种种经历让长生觉得,人比丧尸更加可怕,随后,二人加入军方,开始了保家卫国之路。

48.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1

在线阅读

   赵长生原本生活安详,岂料一场病毒感染改变了他的生活,在和死党王铁柱拼命搏杀,艰难生存的时候,种种经历让长生觉得,人比丧尸更加可怕,随后,二人加入军方,开始了保家卫国之路。

免费阅读

赵长生,21岁,出生在一个并不发达的偏远山区,跃进村。

村口小卖铺,打工回乡的人每每吃起自家种的水果蔬菜,都恨恨的说道:“***,大地方东西就是贵,像咱吃的这西瓜,没十几二十块根本买不到,在咱这,两块钱一个都没人要!”一群没事在小卖铺门口打牌大爷纷纷点头称是……

长生最喜欢农忙后坐在村口小卖铺,希望等着偶尔回村的人能打听父亲的情况,父亲在七年前母亲死后,就独自出门,说是去打工,可七年过去了,长生也没把父亲盼回来,这七年爷爷奶奶相继病逝,大伯大伯母把长生的房子和地也占去了,乡亲街坊也是敢怒不敢言。

大伯是村里一霸,连乡里和镇上都来人调解过,人还没进家门口就被长生大伯和大伯母怼在门口,听完镇上人来意,大伯赵富贵冷笑道:“我说公家,这长子继承家业嘛,是天经地义的事,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咱自家事情,自家关门解决就行了,我看呐,这外人就甭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回吧,回吧!”说着门一关就再也不理了。

这样的情况出现几次,不仅公家人死心了,连长生也死心了,最后大伯也提出了要求,长生每年帮助大伯家干农活,大伯每年给长生500斤粮食蔬菜,在这个闭塞的山区,长生只有选择妥协,人起码得活着。

这天长生又坐在小卖铺看人下棋打牌,突突突一辆摩托车骑进村里,车上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驾驶员带着头盔,在小卖铺停了下来,摘下头盔长生才发现,这是前年出去的铁柱。

铁柱本姓王,身世和长生差不多,父母双亡,不同的是铁柱没有长生那样恶毒的大伯,而是有个有能力的老叔,他父亲的弟弟,年轻时就在外面打工,不仅讨了个城里老婆,还开了一家饭店。

铁柱前年就出去到老叔饭店厨房帮忙,去年回来的时候,和长生说工资已经涨到3000一个月了,把长生羡慕的不行。

铁柱还调侃道:“唉,我也是因为老叔的关系才能干这个,师傅把我教会了就让老叔找个理由辞退了,我这活其实干的内心也不安稳,不行你把那玩意切了和我去做服务员吧,我们那倒是缺个女服务员,一直都是我婶子忙前忙后的。”

“滚你的蛋,赚俩臭钱就跟我穷炫耀,以后指不定我发了还让你小子给我开车呢!你能耐什么?信不信我现在还能像小时候那样单手把你弄趴下!”长生一脸的不爽!

铁柱和长生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名字虽然叫铁柱,那也是家人的一种寄托,希望身体结实。长生呢,希望长命百岁的意思,乡下起名字都图个彩头,和人本身没有什么关系。

铁柱摘下头盔,对长生挥了挥手道:“嗨,长生,我就知道你在村口呢,离村口三里远就看见你个小子了。”

长生也走过来,先摸了摸倒车镜,又锤了铁柱一拳道:“哟,可以啊,这摩托都骑上了,而且两年不见,你这身材养的,不细看还以为是哪个大领导来来视察工作呢,看样子我要叫你王老板了啊,什么时候背个媳妇回来呗!”

铁柱不好意思笑了笑:“做厨师哪有瘦子啊,天天吃好喝好的,车嘛,刚买的,还没在路上骑几天,这不,城里戒严,饭馆关门了,就回来了。”

“戒严?出什么事了?”长生惊讶道!

“唉,还不是禽流感吗?鸡鸭鱼肉都不给卖了,饭馆总不能做青菜豆腐卖给客人吧,那也得有人吃啊!再说现在县城戒严,街上全是白大褂喷消毒水,几乎看不见人,县城是只让出不让进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上班呢。”铁柱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拆开来递给长生一根。

“哟,玉溪,你条件不错,禽流感嘛,我听说了,传染性很强,小卖铺电视里天天放,没想到城里搞这么大事!”长生用手指抚了抚烟身说道。

“何止大,简直搞得和第三次世界大战一样,我听别人说这可能是哪个国家投放的生化武器,来削弱我国实力的”铁柱抽着烟说道!

“你死一边去吧,也太能扯了,还生化武器,你咋不说M国航母开到H河里了呢?一回来就吹牛逼,我也天天看电视的好吧?电视说了,这个病就是动物间传染,人没事。”

“哎,我还不跟你吹牛逼,不光我们小县城,全国范围的各个地方都在戒严,听说好几个省都出人命了!”铁柱认真的说道!

“那也没你什么事,既然回来了,走,稍我一段,去你家整点酒,吹吹牛!我也坐坐你这个大摩托,这辈子还第一次呢,嘿嘿……”长生说完贼笑着坐了上去!

“怎么?你大伯和你之间还没调解好?”铁柱掐灭了烟头说道!

“嗯,随他吧,我现在住在爷爷***老屋,农忙时候帮衬点,够我吃的!”长生憨笑道!

铁柱一听,转身带上头盔,上了车说道:“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事情乡里不管,你去县里,县里不管你去市里,去省里,总有说理的地方,你大伯他……呸~老***。”

长生一听,锤了铁柱一拳:“你他妈骂谁呢?说谁都可以,骂我爷爷就不行!二B!”

铁柱被突如其来一拳打中后背一晃,再听长生说的话,嘿嘿道:“对不住兄弟,没注意,没注意,我骂你大伯呢,这个二B!”

长生坐在后面不耐烦道:“你走不走?不走我下车了!老子脾气上来了!”

“走走走,爷您坐好,小的这就送你上路!”铁柱坏笑道!

“去你***……”

“哈哈哈……”摩托车在两人笑声中驶向村里。

来到铁柱家,进了院子把车听好,铁柱开始拾掇车上的东西,打包小包的放在房门口,拿着钥匙就把门打开,由于常年没有人住,一股霉味扑鼻而来!

俩人一看,得,掩鼻进屋拿了座椅碗盆,将就着再院里吃吧!

铁柱嘿笑着把大包小包打开,包里全是鸡鸭鱼肉的,还有四五瓶白酒,铁柱解释说:“这不禽流感嘛,店里菜时间长会坏掉,叔叔婶婶两个人吃不完,扔掉可惜,就让我拿了几包回来吃,家里没冰箱,我正愁没办法吃完呢,这么巧遇见你,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早就算计好的?”

两人说笑着开始拾掇饭桌,自家现成的井水,农村没有煤气灶具,但是家家都有两口土灶,院子里现成的柴火,生火做饭对于每个农家孩子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两人把鸡鸭什么的一股脑都扔进锅里,来个大乱炖,半小时之后,两人就喝上了,互相述说着生活的不如意,越喝越多,到最后三瓶白酒下肚,两人一个趴桌子上,一个趴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哐”“哐”“哐”……

巨大的吵闹声响起,铁柱迷糊的睁开眼睛喊一嗓子:“谁啊,三更半夜的!”

迷迷糊糊爬起来,才发现天上乌云密布,天色阴沉沉的,看不出是早上还是下午,嘟囔着,长生走到门口喊道:“谁啊?”

之间拍门声还在“哐”“哐”继续,但是没有人说话,长生低头从门缝里向外望去。

“我的妈呀!”铁柱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往后退了几步,转头爬起来,来到桌子前面慌忙的推着长生喊道:“长生,起来,快起来,长生!”

长生眯着眼睛骂道:“推你娘个腿,睡觉呢吵什么吵?”

揉着眼睛,迷茫的看着紧张的铁柱问道:“什么事吓成这样?”

铁柱咽了口口水,手指着门外说道:“你自己去看看,我好想***见鬼了,一个人血淋淋的站在我家门口!”

长身站起来,甩了甩头发往门口边走边说:“你他妈喝多了,大白天的见鬼,还血淋淋的!”

说完望向门缝,刚刚蹲下看一眼,只听见一声妈呀,长生也吓得一屁股坐地上,一直往后退,边退边说:“我靠,什么一个人血淋淋的,是一群人血淋淋的!”

转身爬起来跑到铁柱位置,拿起一根烟点起来。

铁柱已经吓得直哆嗦了,说话都有颤音的问道:“那外面是怎么回事?要不咱们报警吧!”说着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没人接,占线!”铁柱放下手机说!

“不会吧?你再打打,说不定刚刚正在通话中!”

铁柱又打了一遍,这次开的免提,长生听见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急促声,知道是打不通的意思,回头问铁柱:“现在几点?”

铁柱看了下手机道:“下午四点三十五分,靠我们睡了一天了!”

“啊?不对,我们睡了两天了!!!”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的日期,铁柱又尖叫道!

长生闻言焦虑的来回渡步,片刻,一咬牙道:“走,先上墙,搞清楚门外是什么东西!”

说完,披上衣服,顺手拿起靠墙放着的一把铁锹,铁柱跟着长生把桌子搬到大门墙边,长生拄着铁锹登上桌子,把铁锹然后翻上围墙,伸头往外一看……

长生眼睛里看见的是何等的惨象,村子远处一屡屡残留的野火在袅袅飘着,墙外小路基本变成腥黑色,路上到处残留着破碎的肢体,墙下围着大约数十个情况不明的人,摇晃着站在铁柱家门外,靠近门口几个人不断的在拍门,嘴里还发出咿咿吖吖的低音。

“丧尸!!!”这个念头从长生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虽然生活在偏远的山区,但是那些外出打工的乡亲还是会带回来不少新鲜物件,比如彩电,VCD,有的还带回来电脑。

长生就和村里一群半大的孩子到处跑,谁家有新鲜玩意,就一窝蜂的去看热闹,而从城里回来的人也得意洋洋的任人参观,在长生十七八岁的时候,就看过这么一部外国电影,虽然听不懂英语,可有中文字幕,小学毕业的长生看起来还是不费什么劲的,当看见电影里血淋淋的镜头,破败的城市~

说是说那么长,其实这些只不过是长生脑海中的念头,一闪而过,这时铁柱在下面焦急的说道:“你看见啥了没有,你说话啊!”

长生闻言回过头道:“你也上来看看吧,但是要有心理准备,这下面全是丧尸!”

听了长生说的,再听着外面那些丧尸咿咿吖吖的叫唤声。铁柱颤巍巍的爬上桌子,两腿直打晃,小心翼翼把头伸向墙外,只看了一眼,就吓得赶紧把头缩了回来。

“哎呀我的妈呀,这特么都什么玩意?跟老外电影里的怪物一个模样!”铁柱拍了拍胸口说道!

沉思了会,长生说:“是这玩意没错,而且基本都是熟人,估计传染病真的开始了,现在,你家有没有口罩?”

“没那玩意,咱家又不开诊所,何况我常年不在家,用那玩意干什么?”铁柱道!

“那算了,先将就吧!”说完长生走向厨房,找了一把菜刀,然后走到摩托车旁,把车把手上挂着的外套用刀撕成宽二十公分左右的布条,撕了六片,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一瓶酒,打开瓶盖反复倒在布条上,分出三根来递给铁柱道:“喏,像我这样,三层系上,当口罩,防止感染!”

看着铁柱接过布条,很快绑好后又说道:“对了,你车还有多少汽油?”

铁柱估算道:“这不妨事,出了村子土路不远几公里就有加油站,关键是怎么出去?”

长生略一考虑,道:“办法有,先收拾东西,然后我去院子后面制造点动静,争取把那些丧尸引到后门去,你一会坐车上随时准备发动,我跑出来去开门你直接骑车冲出去,我在门口上车!”

“行,就这么办”说罢两人开始收拾装备。

铁柱先是把熟食都装起来挂在车上,然后带了几瓶水,还有从饭店带回来的一袋大米都装上,又进家里找了个手电筒,拿了几个电池都装上,挪了挪位置,两个人还很宽敞,又打开油箱盖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转身走进厨房,找了个土灶锅的大锅盖笑着道:“长生,你看咱拿这锅盖像不像角斗士里的猛男?”说着又走到墙根拿起刚刚的铁锹,都用绳子绑在摩托车上,长生没急着找趁手的兵器,而是从铁柱房里翻出了一挂鞭炮,蹲在地上慢慢的把鞭炮分成好几段道:“有这玩意就省事了,本来想拿个铁锅敲敲打打的,估计声音有点小,这玩意噼里啪啦的,应该比铁锅有用!”

铁柱看见鞭炮道:“这还是前几年过年买的,放了几年了,也不知道响不响了,你小心点,别炸伤了!”

“没事,小时候手拿炮仗都不怕,这串鞭炮怕球~”

长生说着,又去房里翻腾出几件厚衣服,拿两件给铁柱道:“穿上,一会防止被抓伤,电影里这些玩意可都是通过血液传染的……”

铁柱嘟囔道:“穷乡僻壤的还出了个专家了”

“别废话了,你家这门也不知道结不结实,还好这些东西智商不行,可攻击性很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只要看见活的东西,肯定是一窝蜂追上去撕咬,有件厚衣服也好挡下,比没有强!”长生分析道!

“你说这东西能跑多快?”铁柱忽然道!

“我哪知道,但是我知道这东西已经没有人性了,跑起来不知道累,只知道咱们是他们的食物,而且看电影上只有破坏头部才会死去。暂时这些知识都是不真实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等出去之后,再找个落单的丧尸试试就知道了!”

“行,那赶紧整吧!”铁柱干脆道!

说罢,俩人开始分头合作,看着长生走向了通往后门的窄巷,铁柱也跨上了摩托车,检查东西是否带齐。

长生来到后门,先是猛的一跃,双手抓住墙头,两腿一抬上了墙头,观察了一下,还好,门口这里只有袅袅几个,从兜里掏出半截鞭炮,用打火机点燃后仍在墙外,鞭炮瞬间霹雳巴拉的炸了起来,短短几秒就炸完了,长生正犹豫鞭炮炸那么快起不到效果呢,右手由探入兜里准备拿出一挂鞭炮,只见远处和墙角拐弯处涌来十几个丧尸,都是曾经的街坊四邻,长生一看有效果,暗道对不住了,起身跳下墙头往前门跑去,到院子里就招呼铁柱:“准备,那些东西跑后面去了!”

说罢就跑向前门打开大门,只见门口还有半截丧尸在努力的往前爬,这时铁柱已经骑车到门口,低头一看,惊讶道:“咦?长生,这不是你大伯吗?”

长生翻身上车道:“走吧,别理他!”

铁柱闻言油门一加,从赵富贵爬行的胳膊上压了过去,感觉车颠了一下,长生回头,看见大伯的手臂被压扁了,回头对铁柱说:“你不必这样的,再怎么说也是我大伯。”

“哼,一个禽兽,就当没照他脑袋压就算给你面子了!”

说着,摩托车一路往县城驶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