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手机版

首页耽美 → 锦衣卫

u优乐娱乐

非天夜翔 著

完本免费

  锦衣卫是非天夜翔写的一本BL小说,古代强强文,主角是徐云起和拓跋锋,担任锦衣卫要求有一定身世背景,忠犬性格,身材很好,武功过硬,正职锦衣卫穿飞鱼服,佩绣春刀,这是一个发生在锦衣卫小伙子们中的故事,也是一个小野猫和大野豹之间的故事。
  洪武五年,燕王朱棣北征,大败扩廓贴木儿于克鲁伦河。 元人仓皇撤离时,屠一十六部河畔游牧,闻突厥拓跋部中儿啼不绝,朱棣循声而寻,得一男婴,起名拓跋锋。 洪武八年,徐天德收兵,途经崆峒山,遇云游老道。 老道邀其对弈,博弈间徐达得千里之外家书:曰其妾临盆,诞一男孩,徐达老来得子,欣喜至极,请老道赐名。 遂得名徐云起。 洪武十三年,朱元璋杀胡惟庸。 洪武十七年,朱元璋杀徐达。 洪武二十三年,朱元璋杀李......

27.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20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锦衣卫是非天夜翔写的一本BL小说,古代强强文,主角是徐云起和拓跋锋,担任锦衣卫要求有一定身世背景,忠犬性格,身材很好,武功过硬,正职锦衣卫穿飞鱼服,佩绣春刀,这是一个发生在锦衣卫小伙子们中的故事,也是一个小野猫和大野豹之间的故事。

免费阅读

 洪武五年,燕王朱棣北征,大败扩廓贴木儿于克鲁伦河。
  元人仓皇撤离时,屠一十六部河畔游牧,闻突厥拓跋部中儿啼不绝,朱棣循声而寻,得一男婴,起名拓跋锋。
  
  洪武八年,徐天德收兵,途经崆峒山,遇云游老道。
  老道邀其对弈,博弈间徐达得千里之外家书:曰其妾临盆,诞一男孩,徐达老来得子,欣喜至极,请老道赐名。
  遂得名徐云起。
  
  洪武十三年,朱元璋杀胡惟庸。
  洪武十七年,朱元璋杀徐达。
  洪武二十三年,朱元璋杀李善长,夷其三族。
  洪武二十五年,朱元璋杀周德兴。
  洪武二十七年,朱元璋杀颖国公傅友德。
  洪武二十八年,朱元璋杀宋国公冯胜,开国六公至此皆亡。
  
  洪武二十五年,太子朱标薨。
  
  梅子黄尽,盛夏南京。
  舞烟楼大门紧闭,开了偏门,供人进出,小巷里停了辆马车,楼上丝竹频传,间有女子笑语盈盈。
  云起略侧过身,从巷后转出,随手掸了掸黑袖上沾的尘,抬首望向二楼。
  
  “……主事再喝杯。”
  “……小声……莫招了鹰犬……”
  
  云起一脚踹上狭隘巷壁,踏上马车顶棚一跃,攀着舞烟楼那红栏,轻飘飘一个鹘纵翻上二楼,继而躬身,消去冲势,单膝落稳。
  顺势抬手,拎住侍卫冠上不住晃动的垂绦,屏息。
  云起闪身进房,门楣上刻有“春兰”二字,扫视四周,听脚步声起,便就地一个打滚,躲进床底。
  少顷男人一手端着酒杯,另一手搂着舞烟楼的红牌春兰,嘻嘻哈哈地进来,春兰娇笑道:“主事喝完这杯就回去罢,正治着国丧,万一被锦衣卫的大爷们抓了现成……”
  “不妨不妨——”男人醉醺醺道:“管他是死了太子还是死了皇上,本官不过是个从六品……来来来,到床上聊……”
  那男人“嗳”地出了口长气,搂着春兰便滚在床上。
  
  云起躺在床底,听那床板吱呀吱呀响个不停,百无聊赖地等了一会,直至那男人办完事,打起了呼噜,云起才心不在焉地一抖袖,甩出一把钢箔般的小刀,看也不看,反手朝床上摸去。
  修长五指间透出两寸宽的刀刃,朝那男人脖上轻轻一划,男人登时醒觉,捂着脖子醒转,嗬嗬大叫数声,颈中鲜血狂喷,挣扎着要下床,几番无力,又重重摔在枕上。
  床上春兰冷不防被喷了一头血,捂着肚兜坐起,尖叫道:“又是你!何时来的?!”
  云起抽身而出,拱着袖子,答道:“你弹琴那会儿。”
  春兰匆忙拉了衣服下地,怒道:“你……徐云起!你这月都在老娘床上杀仨人了——!有完没完了还!”
  云起抽出一封帖子,扔在桌上,答道:“国丧期间,流连花街柳巷,皇上说见者可杀,我放不得。驾帖抬头还空着,待会兵部的人来认尸了,你把他名儿填上去就是。”
  春兰眯起眼,打量云起许久,忽道:“姑奶奶本想灌醉了救他一命来着,这家伙究竟是挡谁的路了?”
  云起笑了笑,摆手不言,扔了个小银锭在桌上,道:“女人,莫要多问,钱留着你换床单帐子,这月不来了。”
  春兰怒道:“这月都廿八了,再来,老娘还做不做生意了!”
  云起吹了声口哨,跃出栏杆,黑色滚金边袍襟于风中一抖,消失无踪。
  
  春兰又等了一会,心想人走远了,酝酿半晌情绪,方破声尖叫道:“杀人拉——!”
  
  云起沿着西直街一路走来,随手扯了树枝,撇来敲去,于偏门入宫,回到锦衣卫住处——门前挂着白纱的红漆小楼。
  洪武年间,锦衣卫设八人一队编制,六队轮班,加正副使二名,共五十人。
  
  这五十名身高俱在八尺以上,面容英俊,锦衣华服的侍卫住在大院中,除却值班,便随时听由朱元璋调遣。
  时正过午,未轮到班的侍卫刚起床,于院中打了水洗脸,见云起回院,纷纷打招呼。
  “副使早。”
  云起随口应了,朝抱膝坐在高处檐廊的一名侍卫道:“荣庆!怎还穿飞鱼服?下来将黑服换了。”
  那名唤荣庆的侍卫朝云起笑道:“大清早做什么去了,袖上湿了一大滩。”
  云起将袖子一甩,在青石砖地上留了道红点子。
  荣庆登时蹙眉道:“又杀人了?”
  云起不答,反问道:“老跋呢?”
  荣庆道:“锅里泡着。”
  云起郁闷道:“啥时进去的?”
  荣庆哼哼道:“前脚下锅,你后脚就回,火烧得正旺,没半个时辰出不来。”
  云起立于原地想了一会,本欲再等,奈何满袖粘血,只得朝那院东小楼行去。
  
  澡堂内蒸汽氤氲,云起脱靴解带,宽了侍卫黑服,将武冠扔到一旁,白色单衣上现出偌大一片紫黑。
  拓拔锋背对云起,浸在澡池里半躺着,古铜色满布伤痕的背脊露出水面,拓跋锋冷冷道:“清早寻不见人,原是出去了,一阵血味,杀的谁。”
  云起解下白衣,卷了卷,扔到拓跋锋身前,漾出一片淡红,继而跨进热水中,吁了口气,道:“兵部主事,从六品,国丧期间入青楼……”
  拓跋锋道:“多少钱?”
  云起答道:“十两银子。我好歹等他完了事才下手,死在红牌的小肚皮上,也算不冤。”
  拓跋锋侧过头,打量云起,疑道:“谁出手这般阔绰?”
  云起道:“主事那职虽小却肥,不知多少人盯着,眼巴巴等着他死的就五六个,合该倒霉。”
  拓跋锋道:“把皂角拿了,坐过来,背上沾了血,师兄给你洗洗。”
  那时间只闻水声作响,二人都被满池热气熏得呼吸稍促,拓跋锋抱着云起,让他坐在自己腿间,手指在其肩背上揉搓片刻,道:“听者有份。”
  云起懒洋洋道:“搓个背要五两银子?”
  拓跋锋不答,云起正笑着,忽正色道:“正使大人,烦请手勿乱摸。”
  云起正要起身,喉咙瞬间被拓跋锋强健手臂箍住,一口气憋在胸中,抬头望向湿漉漉的天花板。
  拓跋锋在云起的耳旁出了口热气,低声道:“还顺路嫖了一把?”
  云起肘锤后撞,拓跋锋不避不让,正中肋下,吃痛□□一声,松开了云起。
  云起咳了几声,答道:“早使了个清光,下回请早。”
  
  拓跋锋笑了起来,随着云起走出澡池,二人站在落地镜前,拓跋锋□□的躯体如同一头健美的猎豹,肌肉充满力量与爆发感。云起却自顾自地穿上里衣,看也不看他一眼。
  拓跋锋修长的手指分开,按着云起的背脊,继而一手环过他的腰,道:“锦衣卫个个带伤,就你皮干肉净。嚣张太过不好,当心挨棍子。”
  云起挑衅地看着铜镜中赤身裸体的拓跋锋,扬眉嘲道:“你舍得?”话毕翻指去戳拓跋锋双眼。
  拓跋锋松了手来架,云起将那带血侍卫服朝木桶里一扔,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锦衣卫前身为“仪鸾司”,又称“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洪武元年由朱元璋亲自设立,辖下编制不定,前两任锦衣卫成员极少,却俱是严格筛选,百里挑一,选二十五岁以下的男子:武功,文才,仪表,身材四项缺一不可。
  宫中锦衣卫职责繁多,既担任朱元璋殿前仪仗队,又听由皇帝直接差遣,往来宫中走动,无须通传,这种官职一向猫腻极多。
  
  朱元璋为止一应公猫儿偷腥,特立规矩,锦衣卫在职期间:一不可入青楼,二不可与后宫妃子眉来眼去,打情骂俏。
  犯此二条者,诛九族。
  
  宫外不干不净的事儿甚多,□□自然也有他不方便说的考量。
  可以理解,万一哪名锦衣卫带了点难言之隐,传给某个后妃,皇上又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翻了她的牌子……如此一传十,十传百,三千后宫不定俱要受那隐疾之苦,保不住连朝中大臣、大臣夫人等亦有危险。
  索性一干侍卫无论年纪,不得近女色,待得卸任后要嫖要娶,再自己整去,免得事情啰嗦。
  这便苦了一应血气方刚的侍卫们,尤以二十岁的指挥正使拓跋锋为首。
  一群男人成日住在大院里,除了等待皇帝哪天心血来潮,乱点鸳鸯配个媳妇以外,就没旁的指望了。
  当然,拓跋锋也不在乎媳妇。
  
  云起还可将就,毕竟只有十七岁。此刻他袖内揣着一物,换了身干净侍卫服,穿过花园,朝仁德殿去,到得太子书房前便停下脚步。
  隔着窗格,隐约见到房内坐着一人,正埋头写着什么。
  云起在窗外轻叩三下,道:“皇孙。”
  朱允炆抬首道:“云哥儿!”
  云起乃是徐达儿子,徐达与朱元璋同辈,长女更嫁予朱棣,论起辈分,朱允炆反该唤其作叔,然而二人年岁相近,云起也就由着朱允文混叫,道:“你要的玩意儿给你买来了。”
  朱允炆要去开门,云起却道:“在窗外接了就是。”
  朱允炆道:“《忠义水浒传》?”
  云起答道:“不识字,不懂你那劳什子水洗船,且看看是这本不。”
  朱允炆笑了笑,接过书来一翻,书页暗黄,显是年代久远,正是元末民间说书先生留的抄本。
  云起自然识字,只想哄得他高兴,又掏了个小木盒递过,道;“还买了块西域来的水晶片儿,夜里在灯下需透着看,免伤了眼。”
  朱允炆骤遇父丧,却是提不起精神,没精打采地朝云起道谢。
  云起看在眼中,知其心情不佳,便道:“今儿出去,遇了件乐事,说与你听?”
  说毕云起在窗外道:“早上我去舞烟楼抓个兵部主事,那家伙死到临头,还抱着个姑娘哼哧哼哧,翻来滚去……”
  朱允炆一听便有了兴头,问道:“抓住了么?”
  云起煞有介事道:“难抓得很……且听云哥儿道来,主事脱光了趴在床上……”说着挽袖探手,对着窗格,俩手各伸食中二指动了动,作了俩小人模样,便演示道:
  “那男的这么滚过来,红牌姑娘又这么压过去……”
  “一个俩手扯着……另一个又这么……两只脚夹着……”
  朱允文被逗得笑了起来。
  云起收手回袖,莞尔道:“笑了就好,莫憋着,价成日伤身。这就走了,杂书莫被太傅翻着,哥没空帮你背干系。”
  
  云起正要离去,忽听一人遥遥道:“丧葬未过,何事喧哗?!”
  云起暗道不好,忙示意皇孙滚回去藏东西,只见庭廊尽头一人大步走来,头披麻,身着素,斥道:“谁让你来太子书房的?”
  那人正是当朝太傅黄子澄,朱允炆遇黄子澄,便如耗子见了猫,吓得房内笔架翻墨砚倒,乒乒乓乓一顿乱响,云起却上前几步,拦于书房外,朝黄子澄拱手笑道:“见过太傅。”
  黄子澄年逾三十,形貌清癯,此刻涨红了脸怒斥道:“又是你!锦衣卫无事不得入后宫,国丧期间更需着黑服,徐云起,你现一身华服来见皇孙是何用意!随我去见拓跋锋!”
  云起笑道:“太傅息怒,正使轮值,这时间该在殿上,小的正要去替,顺路看看皇孙,不若我与太傅同去?”
  黄子澄被将了一军,这等小事,无论如何是不敢闹到朱元璋面前去的,黄子澄又道:“皇孙丧父,如割肉剜骨,恸其心乃人之常情。不悲不恸是不孝也!何用你来操心?副使何在?唤你锦衣卫副使来。”
  云起想了想,道:“太不巧了!副使数日前刚卸职,回家相亲去也。”
  黄子澄怒道:“休得诓我,新任副使是何人?今日之事,不得善罢,你便与我在此等着,再传人去唤……”
  云起诚恳道;“新任副使是……”
  黄子澄:“?”
  云起:“……我。”
  黄子澄:“……”
  
  黄子澄深呼吸数下,正要想话来教训,那时又有几名锦衣卫行过,正是荣庆与三名锦衣卫勾肩搭背,朝云起点头致礼。
  “副使好,嘿嘿。”
  云起道:“严肃点!”
  众锦衣卫不约而同地板起脸,道:“副使好,黑黑黑——”
  房内传来朱允炆苦忍着的笑声,云起道:“小的这就滚,太傅一起滚……一起去见皇上?”说毕忙搭着一名侍卫的肩膀溜了。
  众侍卫转过回廊方一阵笑,荣庆问道:“啰嗦太傅教训你做甚。”
  云起嘲道:“他寂寞了。”
  
  说话间众人到得议事廷,拓跋锋立于廷外,眼望日晷,见云起时色变道:“你……怎不换黑服?”
  云起这才醒觉黑服沾了血,洗完未曾晾干,竟穿着飞鱼服便来了,若非拓跋锋守着,入廷便要被当场架出去打死。险些铸成大错,忙问道:“什么时辰?我现回去借一套穿。”
  拓跋锋道:“未时,来不及了。”说完将云起拉到柱后隐蔽处,便伸手解自己领扣。
  云起立时会意,遂扯开腰带,二人在柱后互换侍卫服。
  
  拓跋锋接过飞鱼服不穿上身,却低头为云起系扣挽黑腰带,又吩咐道:“皇上今儿脸色不好,待会恐怕要动廷杖打言官……你听着……”
  云起道:“又要动廷杖?”
  拓跋锋道:“太子谥号,不过是增几个字减几个字……有一言官,名唤庄麓,妻小方才托人送了银钱,让掌廷杖那人手中宽点分寸,勿伤到筋骨……”
  云起嘲道:“谁收了银钱便找谁去。”
  拓跋锋手臂紧了紧,沙着嗓子,略低下头道:“师兄收了银钱。”
  云起与拓跋锋沉默对视,拓跋锋身材颀长,更比云起高了半个头,一身单衣白如初雪,衬出古铜色的干净脖颈肌肤。
  二人身躯贴在一处,呼吸挨得极近,鼻息交错,彼此嘴唇几乎便要相触。
  皮鼓“咚”的一声轻响,示意锦衣卫换班,拓跋锋松手,目送云起进了议事廷。
  
  八名锦衣卫步法整齐划一,三步到位,原当值侍卫躬身,转到柱后,沿偏门离去。
  云起轻轻呼了口气,眼观鼻,鼻观心,立于朱元璋龙案一侧,眼角余光捕捉着朱元璋的一举一动。
  朱元璋须发俱白,双眼浑浊,显是朱标之死亦对其打击甚大。
  白发人送黑发人,终究令这冷酷无情的君主原形毕露,云起看在眼中,只觉不过是个老态龙钟的垂暮之人罢了。
  朱元璋提起笔,于斩诀名单上勾了个圈,继而咳嗽几声。
  司监忙捧了帕子递过,并来回轻抚朱元璋的背脊。
  
  殿中直挺挺地跪着两名大臣,一名言官,一名文臣,二人俱脸色森寒,像是早在地下跪了数个时辰,汗水浸湿了官服背脊一大滩,更有涔涔汗珠沿着脸颊滑下,滴于地面。
  
  朱元璋只视而不见,喝了口茶,道:“云起。”
  云起心中一凛,答道:“臣在。”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耽美小说排行

    人气榜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