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手机版

首页耽美 → 犯规

u优乐娱乐

布鲁托_ 著

连载中免费

《犯规》是由作家“布鲁托_”所作的一部现代耽美类型的小说,主角一个是阳光忠犬型的彭景舟,他是宠妻狂魔,一个是高冷闷骚型,是一个优质学霸,天各一方的十年后两人在同一所大学相遇,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5.8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6

在线阅读

   一次捉迷藏中,楚摇弄丢了自己的小伙伴“舟舟”。一个是阳光忠犬型的彭景舟,他是宠妻狂魔,一个是高冷闷骚型,是一个优质学霸,天各一方的十年后两人在同一所大学相遇,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十年前,八岁的楚摇老实巴交地趴在墙上埋头数数。

等着数到一百就去把彭景舟从垃圾堆后面的小房子里揪出来,那时候的旧胡同还没有拆迁,周遭有不少有利于捉迷藏的障碍物。那家伙却总对一个充满恶臭的垃圾堆情有独钟。

十年后,楚摇骑单车途径这片已被商业区取代的儿时故地,却早已没有记忆中的不舍和眷恋。早晚上下学的一日四遭,入目全是新景,谁还记得久远的老房子。

但是,彭景舟在那次捉迷藏中丢了。

他翻遍了片区常走的街巷,曾一起扑腾过几年的幼儿园,一起玩泥巴的球场......为那次“意外”痛哭流涕了三两个月,直到随着大部队一起迁徙到新居,那个叫“舟舟”的小伙伴也随着时空的转移,消失在了记忆中。

新学期伊始

楚妈妈进进出出地准备着儿子入学的起居用品,楚摇却在房里不食人间烟火的练着琴,楚爸爸则是一如既往地坐在客厅品茶看报。

三口人,一个家。

“哎老田,梁毓后来改嫁的那人叫什么来着?”

冷不丁听到一个老邻居的名字,楚妈妈先是一愣,一边收拾着儿子的行李箱,一边乐呵着:“都多少年了,怎么想起她来了?当年她把舟舟带走的时候,摇摇哭的多凶啊。”

一个搬走的老邻居,不提也就算了,提起来总有些八卦念旧的话题能扯。楚爸爸推推假模假样的老花镜,又仔细瞧了瞧报纸上的人像:“小孩子嘛,不哭才不正常。你来看看,这是不是宁耀华?”

“谁啊?”

楚妈凑上去一看,一掌打在楚爸的后脑勺:“你逗我玩呢?不识字吗?”

漆黑的大标题上赫然写着“新区开盘,宁耀华亲临现场”,楚爸爸当然看见了:“我怕重名重姓不是。”

“行了,我这边差不多了,去叫儿子换衣服,该走了。”

在父母瞎乐呵的吵闹声中,楚摇一曲毕,沉浸在自己的“秋日私语”里,俨然一派高冷文静作风,不受尘世叨扰。

楚爸楚妈无不为自己优秀多年的儿子感到骄傲满意,除了才华横溢之外,又是个学习的好料子,一举拿下原域重点高校法学专业录取第一的好成绩。性格家教自是不用多说,还沉稳懂事,不仅在外有主意,在家又是个爱顺父母心意的好孩子。

常年挂着“别人家的孩子”招牌,在小区里是一众家长的教育榜样。

今天是入学报到第一天,为了平时上课方便,楚摇选择了住校。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楚摇耳朵里进进出出的仍然是父母不绝于耳的欢闹,也还是晨起时的那个话题。

“要说这梁毓也够好命的,舟舟爸走的时候留下个院子,后来分了几套房,自己又嫁了这么一个房地产商。”

楚爸爸显然不同意楚妈***看法:“我说老田,从你们女性的视角是不是只看得到物质?老彭走的时候,梁毓得多伤心。舟舟那么小跟着进了新家心灵方面就没点事?”

“我这不是没说完嘛!那梁毓是舟舟的亲妈,宁耀华要对孩子不好,她能嫁?”

“对孩子好是一方面,孩子接不接受又是另一方面,不懂事你这是。”

“我怎么不懂事?我看这宁耀华国字脸老实的很。”

“妇人之见。”

楚摇皱了皱眉头,出声出的矜贵:“爸妈,你们看见人家过日子了吗?”

“......”

“......”

楚爸楚妈对视一眼笑了,副驾驶上的楚妈扭头对后座的儿子送去关怀:“嫌吵了?妈不说了哈。”

“爸也不说了。”

楚摇咧嘴笑了,他其实很喜欢自己家和谐友爱的氛围:“你们在说舟舟吗?”

舟舟。

没失忆的话,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连亲亲都和自己玩过的竹马。只是时间久了,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了。也更加想象不到,那个人现在的样子。

世间人满为患,各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失去了联络,等于失去交集。

见儿子主动提起,楚氏两口又开始乐了。

楚妈转头跟儿子笑:“我还以为你忘了呢,那时候小不点一个,人家走了你哭的跟个智障似的。”

“被他妈妈领走的?”

“是啊,你梁毓阿姨怕你俩分不开,就只能偷偷带走了,八成舟舟也没少闹。打落地起,你俩都没分开过,冷不丁没了另一个,我们大人看了都心疼。”

楚摇这才想起“凉玉”阿姨就是彭景舟的妈妈,小时候不识那么多字,两个人用树枝在沙地上写家长的名字。

他见舟舟写完“凉玉”二字直接扔了树枝,却不见提及自己的爸爸:“妈,那他爸爸呢?”

楚摇的记忆里压根就没有过这个男人的影子,每次去彭景舟家里都只有妈妈和奶奶。刚才又听说凉玉改嫁,他好奇了。

提起这个,楚妈妈叹了口气,怪可惜的:“要说舟舟他爸,也是个英雄呢,当年胡同里都说梁毓命好,嫁了帅警察,连我都羡慕呢。”

“咳咳.....老田同志,注意素质。”

楚妈看了眼假装正经的楚爸继续道:“就是他爸老出差,没日没夜地出去抓人,后来中枪成了植物人。那时候你跟舟舟才三两岁,不记得也正常。打那以后,老彭就一直被单位养在医院里,舟舟没过八岁生日的时候,就撒手走了。”

楚摇听闻有些愣怔,他不知道从小跟自己一起瞎乐瞎玩的舟舟原来并不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庭。

大概只是现在回头看着有些心酸,而沉浸在儿时的没心没肺当中,只要玩的开心,谁会想着幸不幸福的问题。

“那.....现在舟舟在哪?”

楚妈妈又是一阵叹气:“谁知道呢......就拆迁分房的时候见过舟舟妈一次,说是改嫁了,这么多年压根就没联系过。不知道走大街上还认不认得出来.....要不是你爸在报纸上看到舟舟后爸了,咱也提不起来。”

楚摇点点头,没有多说。

那时候都八岁了,小学都快上了一半怎么会记不得自己撕心裂肺的哭喊。他和彭景舟当真是一条秋裤的情分,就算小什么都不知道,也明白那是多值得珍惜的友谊。

假如没有父母对老邻居的八卦之心,他也快忘了和彭景舟的胡同时光。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耽美小说排行

    人气榜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