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手机版

首页耽美 → 公子一世逍遥

u优乐娱乐

非墨未央轩 著

完本免费

《公子一世逍遥》是由作家“非墨未央轩”所作的一部古代耽美类型的小说,公子一世逍遥有下部吗,主角本是一世无双,奈何卷入这红尘乱世之中,他本就是清冽如竹,与世无争,可终是逃不过那轮回中的宿命,一步一步的踏入这份纷繁乱世之中。

55.9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6

在线阅读

   他本是一世无双,却又奈何卷入这红尘乱世之中,他本就是清冽如竹,遗世独立,与世无争,可终是逃不过那轮回中的宿命,一步一步的踏入这份纷繁乱世之中。

免费阅读

亭前的桃花开了落了开,如此已是轮回了八年。八年时间足以改变太多太多,有太多太多的意外。沈墨竹伫立在庭前,看桃花片片飘落,回想着这八年的是是非非。

八年前,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恍然间发现早已物是人非,所有的一切都已找不回从前,他也曾失意,也曾彷徨,最终还是选择了默默的接受,接受那本不属于他的人生。

沈墨竹,即墨王朝清妃之子,也就是当朝的三皇子,又名即墨离歌,沈姓为母姓,而墨竹这一名是在即墨离歌离宫两年之后,他为自己所取,那时的即墨离歌却也不是原来的即墨离歌。当年即墨离歌离宫不久,清妃因病逝世,而沈墨竹也就是在清妃离世的第二年取而代之,取代了即墨离歌的一切,只因真正的即墨离歌早就在离宫后的一场大病之后死去,他穿越而来,选择了替他而活。当年的即墨离歌离去时也才8岁,沈墨竹取代即墨离歌后,首先做的事便是把名改回了本名,让下人唤他沈少爷亦或是墨竹公子。

沈墨竹不止一次的去探究这些事情的本质,这一切有太多的疑点和困惑。他不明白为何一个才6岁的稚儿要被遣送出宫,皇帝又怎么会同意,清妃又为何突然离世,而他的前身即墨离歌又为何在两年后因病而亡。他想要找出这一切联系点,是如何将这些事情交织在一起。但是却是徒劳,被遣送出宫时,即墨离歌才6岁,不可否认6岁的即墨离歌很是聪慧,毕竟是皇宫里的孩子,可是即便再在聪颖他也只是个6岁的孩子,在他6年的皇宫生活中又能有多少记忆呢。这一切也只能是个谜,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的神秘,越发的不可知。

八年已然过去,如今的沈墨竹也才十六岁,十六岁在他原来那个时代还是个不知所谓的少年,有着自己的小叛逆,而这里却代表着你的责任与担当。

当今太子乃嫡长子即墨离忧,皇后娘娘所出,如今十八岁,据世人所传,太子天生聪颖,五岁时就可出口成章,十岁就曾跟随着他的舅舅习武出征,十五岁便已立下赫赫战功,深得皇上信任与喜爱,于十六岁那年封为太子。深得百姓的爱戴。至少在沈墨竹离宫八年来,有关太子的事件不绝于耳,即便他生活在这可以说是与世隔绝的沈府。

即墨离愁,乃太子胞妹,于次年出生,不可否认的是皇后娘娘教导有方,让她的一双儿女博得了好的名声,坊间传闻离愁公主容貌倾国倾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妙的当属她的舞姿,传言可在莲叶上跳舞,舞姿轻盈醉人。

若说皇后的一双儿女是以正面形象为世人所称赞,那么淑妃的子女则以负面形象被世人所指。二皇子即墨离殇十七岁,比大公主晚三月出生,资质平庸,Xing格软弱,每日只知吟诗作对,与宫女们嬉戏打闹,不顾正业,让淑妃为其Cao碎了心。而淑妃的女儿,十五岁的三公主即墨离情则是刁蛮任Xing,飞扬跋扈,仗势欺人,每每闯出祸来又是淑妃出面善后。所以皇上对这淑妃的儿女并不所喜,平日里是眼不见心不烦。好在淑妃比较受宠,倒也没让她那双儿女受苦。

而二公主即墨离心十六岁比即墨离歌早半年出生,乃一名美人所出,当年因难产而死,所以二公主一出生便成了没娘的孩子,后被良妃领养,只因她膝下无子,二公主在良妃的培养下倒也出落大方,虽不及大公主即墨离愁,但也不至于如三公主即墨离情那般无理,倒落得个不错的名声。

至于其他的皇女皇子虽也有不少,但都还年幼,最大的也不过五岁左右尚还不值得关注。

而对于三皇子也就是即墨离歌,民间传闻却是少的可怜,只知道他乃清妃之子,心Xing淡泊,体弱多病,如此而已。

桃花打落在沈墨竹那一席青衫之上,那人,那树,那花,那衣,那景,构成了一幅美丽画卷,遗世独立,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少爷,宫里来人了,在前厅候着呢。”身后传来了管家沈开的声音。

沈墨竹闻言,并未应声,半响才答道:“嗯,我知晓了,你且下去吧。”继而听到沈开退下的声音后,低低的叹了一句:“怕是要这天下又不平静了吧,在这乱世谁又能独善其身。命运终是弄人,该来的始终会来的。”语罢,转身走出竹园。

前厅。

“哎呦呦,三皇子,杂家可总算把你等来了,快快,赶紧随杂家进宫,皇上可是等着呢。”李公公那尖细的嗓音破空而来,刺得沈墨竹阵阵蹙眉,心里有些不舒服,却也没表露出来。收拾好情绪,对着李公公笑道:“李公公怎么这番着急,你看我这出来的急,衣服还未来得及换呢,这样子去见父皇怕是会惹父皇不悦的吧,能否再等我片刻,待我把衣服换了再随你去可好。”

“哎呀,我的小祖宗啊,这个时候还在乎什么衣服啊,皇上都等的急了,若是降罪下来,杂家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三皇子你可要饶了杂家了啊。”李公公哭叫道。

“罢了,罢了,我这就随你去便是了,你哭喊什么,免得你被父皇责备,倒反怨到我头上来了。”沈墨竹轻笑道。

“不敢,不敢,杂家哪里敢责怪三皇子啊。”李公公急急说道,“三皇子,这马车已在府外候着了,三皇子我们是否该走了。”

沈墨竹微微的点了点头,率先走向府外,登上了马车。马车驶向那碧瓦朱墙的深宫。

御书房。

沈墨竹站在当朝皇帝即墨轩辕面前,默然不语,对于即墨轩辕的打量视如无物。

“歌儿,你可之今日父皇叫你前来所谓何事?”良久,当今睿帝即墨轩辕突然问道。

“儿臣不知。”沈墨竹淡淡答道。

“歌儿,你今年也有十六了吧。”睿帝说道,沈墨竹并未答话,睿帝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想不到歌儿都这么大了,若是你母妃泉下有知怕也是很欣慰吧。”

“歌儿,父皇这么多年来与你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不曾太关注过你,你可曾怨过朕?”

沈墨竹闻言答道:“儿臣不敢有丝毫怨言,父皇乃一朝天子,当以江山社稷为重,儿臣懂得。所以不曾有怨。”沈墨竹心里可绝不是这般想的,他想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能把家庭管理好又何以治国平天下,攘外必先安内,他可不会相信这皇宫真如表面上的这般平静和谐,只不过这些话他不会说出来罢了。他也只是为了他的前身即墨离歌有些不平罢了,于他沈墨竹而言,这份父爱可有可无,无关紧要,他也从没渴求过,在这深宫之中又有几分父子亲情呢,这些他一直都是铭记在心的。

睿帝听闻此言,重重的叹了口气,叹道:“歌儿能懂得父皇的苦衷真当是难能可贵,只是父皇心里终还是有些愧对你母妃,若不是当年国师的那个预……”说道这里,睿帝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顿住。有些慌乱的对着沈墨竹说道:“罢了,今日父皇乏了,你且退下吧。今后有时间父皇会再召见你的。”

沈墨竹听到睿帝之前那突然顿住的话,稍一思考便知晓与十年前的事有关,没有多问,淡然的说了声:“儿臣告退。”转身离去,泰然自若。

“三皇兄,三皇兄,这里三皇兄看这里……”一道急促的女声从沈墨竹身后传来,沈墨竹转过身定睛一看,原来是即墨离情那个刁蛮的三公主在唤他,对于即墨离情,他接触不多即使偶尔听人提起是也都是因为这三公主又闯出什么祸事了惹得皇上震怒了。不过他本人在少有的几次接触中也能感受的到,这位三公主倒并不像世人所传的那般一无是处蛮不讲理,为人比较真诚,Xing格也是直爽,不过这种Xing格在这种环境下并不适合,只会被有心人利用罢了,看来是淑妃将他们保护的太好了,谁有知道这种保护对他们又是好是坏呢。

“我当谁在这皇宫内大呼小叫的,原来是情儿,我不是记得这几日你还在禁足么,该不会你又偷跑出来了吧,就不怕父皇再降罪于你么。嗯。”沈墨竹有些调侃道,心里却想着她今日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暗自揣摩。

即墨离情跺脚道:“哪有,今日我就期满了,我哪里敢私自跑出来,父皇那般凶,我可不想死的惨惨的,皇兄就不要笑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父皇平时里对我最凶了,我可不想给自己找罪受。”她顿了顿,又道:“对了,三皇兄,你今日怎么进宫了,平日里我母妃邀你到宫里来,你都要想方设法的推辞,哼,别当我不知道,咦,我知道了,是父皇吧,估计只有父皇的话,你才会听,皇兄,父皇他今日找你有什么事嘛,给情儿说说么,三皇兄可是对情儿最好的了。”

沈墨竹听到这小公主的碎碎念之后,明白她是来打探情报来了,心中感叹道这宫中眼线果真不少,深不可测,他不过才到皇宫一会儿,这就有人在打探情报了。

沈墨竹有些状似哀怨的答道:“父皇唤我来也无非就是照例询问,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不,才几句话的功夫就被父皇打发回去了,可苦了我这来回跑的腿了。”

“呵呵,哪有,情儿怎么看皇兄现在还这么的风度翩翩哪有一丝劳累的痕迹,皇兄你又唬我吧。哼,不理皇兄了。”即墨离情娇嗔道,“我走了,皇兄太坏了,每次都要取笑我,不理你了。”说罢,掩面而跑。

沈墨竹见此未置一言,嘴角微微一挑,转身大步离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耽美小说排行

    人气榜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