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手机版

首页灵异 → 我的老婆不是人

u优乐娱乐

三丈白萝卜 著

完本免费

《我的老婆不是人》是由作家“三丈白萝卜”所作的一部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叫刘秀,二十五岁时被爸妈安排回去结婚,回家就直接被拜堂,却不料这个妻子有些特殊,经过一些事之后,他老婆展示了非人的能力,他才知道他的老婆不是人。

16.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5

在线阅读

   周五那天,我忽然接到了家里来的电话。打电话的是我妈,她告诉我说,我爸这阵子病得很严重,可能要不行了,让我赶紧回去见最后一面。我一听就吓了一跳,这几年我之所以会跑出来,就是因为结婚的事情跟家里闹僵了。却不料这趟回家发生了那么多以前完全不敢想象的事……

免费阅读

  我叫刘秀,二十五岁,至今光棍一人。

  照理说在现代这个时代,我这个年纪还没有结婚,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在我们老家不行,十八九岁就得定亲,二十岁之前都洞房了。

  这是老家的老规矩,祖祖辈辈就这么传下来的,根深蒂固。

  我就是因为受不了这个,所以才从老家跑出来的,一晃已经三年多没有回家了。

  可是周五那天,我忽然接到了家里来的电话。

  打电话的是我妈,她告诉我说,我爸这阵子病得很严重,可能要不行了,让我赶紧回去见最后一面。

  我一听就吓了一跳,这几年我之所以会跑出来,就是因为结婚的事情跟家里闹僵了。

  可是还没僵到和亲娘老子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所以我赶紧买了车票,当天晚上就赶回去了。

  我坐了三十几个小时的车,到家之后就看到我爸正坐在炕上抽旱烟,全然不像我妈说的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我愣了一下,当即就反应过来,上当了。

  我没想到他们会骗我,气愤之余,转身就走,结果被我妈给拦住了。

  我责问我妈: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妈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可是我一句都不想听,拎着包就想走。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坐在炕上闷声不语的老爸忽然暴起,抄起门栓就堵在了门口,大骂道:小兔崽子,我养你这么多年白养了,你敢走一个试试,看我不敲折你的腿。

  他这一骂,我一下子也不敢走了。

  这倒不是我害怕了,只是对面的这个始终是我老爹。我要是因为这个跟老爷子动手,那就有点儿大逆不道了。

  我妈趁势把我拉进了里屋,然后告诉我:这次把你叫回来,主要是为了你结婚的事。

  我回答说:我不着急。

  我妈回答说他们着急,然后就告诉我,其实他们已经给我相了一门亲,而且现在已经定下来了,这两天就把人给送过来。

  到时候,我什么都不用操心,就等着直接入洞房就行。

  我妈说的喜笑颜开,我一听毛都炸了,这媳妇娶得,人我都还没见过呢,怎么就要洞房了呢。

  我回答说:我不同意。

  我妈然我再想想。

  我心里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事儿最好是先拖几天,等他们二老没脾气了,我还继续开溜。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新娘子就给送来了,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

  在农村里,一般的喜事都是大操大办的,有时候甚至得热闹好几天。

  可是我这次却格外的冷清,别说贺喜的,就连席面都没摆,感觉就跟偷偷结婚似的。

  我吓了一跳,大声地喝问我妈:这是怎么回事?

  我妈连忙捂住我的嘴,回答说:你小声点儿,别惊动了四邻八舍的。

  被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更奇了,心说这婚结得怎么跟做贼似的。

  想到这儿,我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一个想法来:这姑娘不是从哪个地方拐卖来的吧。

  农村大龄男青年过剩,买媳妇这事儿一点都不新鲜。

  想着,我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送亲的队伍上。

  说是送亲的队伍,其实也就是抬轿子的那几个人。

  这种极为传统的花轿送亲的方式,在时下已经没落了,但是在我们那儿,偶尔还是可以见到。

  只不过我没想到,这次竟然会轮到我。

  按照我的打算,新娘子在门口一下轿,我至少能看到模样。这样是不是买来的,就一目了然了。

  可是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轿子竟然没停,直接就送进了屋。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那顶轿子,忽然就觉得,这东西好像有点儿奇怪。

  通常送亲的花轿都是大红色的,可是这一顶却是白色的,看起来显得格外的晦气。

  尤其是白轿轿顶上,还盖着一层青丝编成的网。

  白轿青顶,没出阁的姑娘夭亡以后,出殡的时候才用这种轿子呢。

  看到白轿的时候,我心里就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心说这姑娘娘家人是不是有病啊,死人才他妈用白轿呢,送亲有他妈这么干的吗。

  不过新娘子的娘家人一直都没有出现,所以我有火也没地发。

  本来我还想从轿帘往里窥视一下,可是那顶轿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好像很怕见风的样子,我瞭了几眼,什么都没看到。

  更让我觉得心里不踏实的是那几个抬轿子的人,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扣着一定白纸帽子。

  那个帽子很奇怪,帽檐大的出奇,直接耷拉下来,把那几个人的脸全都罩在了下面。

  新娘白轿子,轿夫白帽子,显得格外的诡异丧气。

  更离奇的是,那几个轿夫出去的时候,不是正常走出来,而是倒退着出去的,抬头都没敢抬。

  由始至终,我都没看到他们的脸。

  整个过程都透着一股子森森的诡异。

  但是这会儿我已经没心思追究这个了,因为我已经反应过来,这一次是玩儿真的。

  现在新娘子都送到家了,我想躲都没得躲了。

  我大叫着说:这事我不同意,打死我都不同意。

  我爸吼道:现在人都送来了,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了,你不同意也得同意。

  我也彻底豁出去了:今天你就是打断我的腿,这媳妇我也不要!

  我爸是火上房的脾气,一听这个,直接撸起袖子来:你要是不听,今儿我就打断自己的腿。

  说完真把门栓往自己腿上砸了过去。

  我对我爸太了解了,就他这脾气,说的出来,就干的出来。

  我赶紧给拦住了,哭丧着脸答应了。

  我心说我先行缓兵之计,等他的脾气过去了再说。

  大概晚上八点来钟,天已经黢黑了,我妈让我去见见新媳妇。

  我硬着头皮进了房间,就看到那个新娘子待在轿子里还没有出来。

  我心说这女的是不是傻啊,怎么都进了屋还待在轿子里呢。

  想着,我就一撩轿帘子,没好气地说了一声:出来吧,新娘子。

  轿帘一掀,灯光打在那女人的脸上,我一下子就惊了,这女的太他妈漂亮了,鹅蛋嫩脸,大眼流睛。

  我咽了口口水,心说我不是在做梦吧。

  当初我之所以不同意太早结婚,就是因为我家太穷,我爸能给我找到的媳妇不是歪瓜就是裂枣,我实在是看得心里堵得慌,这才跑的。

  没想到,三年没回,我爸竟然给我找了这么一漂亮媳妇。

  早知道是这样,我昨天早就同意了。

  想到这儿,我立马换了一副笑脸,说了一声:媳妇儿,出来吧。

  那个女人好像没听见一样,回了一句:啊吧。

  我一听她说话,刚才滚烫的心,一下子就凉下来了。

  新娘子见新郎官第一句话居然是啊吧,天底下就只有一种人会这么说话,哑巴!

  这个女的是个哑巴!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