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手机版

首页科幻 → 反选择委员会

u优乐娱乐

茶七 著

完本免费

  主角叫寻秋池的小说《反选择委员会》中塑造了一个平行的时空,三千世界是平行的,我们这个世界循环界以外还有个与我们联系紧密的无量界,两界的杀戮行为,我们称之为“选择”,反选择委员会是一个秘密组织,其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抵制“选择。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寻秋池习惯性地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四点五十五分,清晨。    打电话来的是老杨,她的同事兼前辈兼领导,资格老且半辈子无所作为,一般被称为“杨所”。    “杨所。”她故意在语气中体现一丝不耐烦的意味,否则那厮还真以为自己是大尾巴狼。但就她的职业性质而言,半夜或清晨有来电太正常了。    “来......

4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9/21

在线阅读

    《反选择委员会》小说中塑造了一个平行的时空,三千世界是平行的,我们这个世界循环界以外还有个与我们联系紧密的无量界,两界的杀戮行为,我们称之为“选择”,反选择委员会是一个秘密组织,其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抵制“选择。 基层民警寻秋池因特别的机缘加入了“反选择委员会”,编入华东局行动七处,与同事潜渊、九皋,及后来加入的法师一起,介入了各种选择事件。

免费阅读

    警察来了。

    听到这话,三四个拾荒的或者从事其他可疑职业的人瞬间散开,小吴连忙抽出手电,喊“哎!别走,出什么事了?”

    他的警用手电可不是一般地亮,而且还带电击和闪光功能。

    一名周边农村口音的拾荒者边走边说:“你们问木根,他最先发现的,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不知道。”

    那个叫木根的流浪汉就这么被出卖了。

    老杨一把抓住他,问:“什么情况?”

    木根苦着脸说:“哎哟喂晦气!我哪能碰到什么好事?树林里面有个人上吊了,我半夜起来屙屎,结果撞见吊死鬼了!”

    老杨的职业敏感性果然非同一般,只是在楼上影影绰绰看到几个人聚集而已,竟然就能判断此地出了命案。

    寻秋池饱含敬意地点了点头,知道年底报先进时又有题材写了,连小吴这种专业拆台人士都不得不表示姜还是老的辣,老杨同志不但聋还能未卜先知。

    但老杨没有透露,这位木根仁兄在看见了吊死鬼后,歇斯底里地喊了五分钟,周边野狗在他的感召之下,也此起彼伏地吠了五分钟。之所以除了老杨外没人管这事,只因为他们不是警察,而且不是本辖区派出所的副所长。

    说起来还是警察苦啊,虽然不想管,但无论怎么兜兜转转,这事儿总得落在他们头上。

    “你把人放下来了没有?”老杨问。

    “没有。”木根蔫头耷脑地说,“我哪里敢碰嘛!”

    老杨对小吴使了个眼色,小吴叹口气,自认倒霉地跟他往树林里走。

    寻秋池突然问:“刚才哭的那个人呢?”

    大伙儿这才注意到呜呜咽咽的哭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

    木根说:“那不是人哭,那是附近的一个疯子,他不会讲话,碰到什么事情都是这样哼哼,听起来有点像哭声。”

    “他人呢?”寻秋池问。

    “也在树林子里。”木根说,“你们快去吧,疯子身上有刀,平时喜欢乱捅小狗小猫,别让他把吊死鬼给捅了。”

    老杨想起来了:“哦,是有这么一个疯子,纺机厂门卫老刘家的儿子,老刘和他老婆死后就没人管他了。”

    寻秋池被留在树林外,老杨和小吴钻进了林子。他们本来想带木根进去指路,但流浪汉死都不肯,倒是很乐意在外面陪女警察。

    寻秋池问:“你们报警了没有?”

    木根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心想:你们都来了,我还报什么警?

    “为什么不报警?”

    木根摊手:“小阿姨,我连家都没有,哪来什么手机打110?”

    “不要叫我阿姨。”寻秋池冷冷地说。

    流浪汉通常有小偷小摸的毛病,附近工地最近老报案说丢建材,估计和他们脱不开干系。但既然老杨都不管,寻秋池也不来和他计较。

    树林里传来呵斥的声音,那是老杨在驱赶疯子。疯子也是个人物,因为是武疯子,家庭、社区都不愿意管,于是在街道维稳办的黑名单里挂了号。

    疯子害怕警察,从另一边逃走了。

    十五分钟后,老杨和小吴从树林里走出来,各自掸着身上的灰。

    “没什么稀奇,确实是上吊死的。”老杨从寻秋池手上接过手台和电话,开始和多方联络。

    小吴脸色难看,他还是不习惯触摸死人。

    “他屎尿拉了一裤子。”小吴低声对寻秋池说,“老杨最坏了,他非要抬头,让我搬腿。”

    寻秋池问:“不等法医来搬吗?”

    小吴瞪大眼睛:“姑奶奶你开什么玩笑,法医来了还是使唤我们啊,我们是基层民警。”

    寻秋池耸了耸肩膀,小吴继续纠结吊死鬼的屎尿问题。

    又过了一会儿,老杨开始布置任务,所里的两位值班辅警被喊过来,小吴和寻秋池继续留守,等待现场勘查人员。

    “没什么好勘查的,这是自杀,最要紧的是找家属过来认尸。”小吴说。

    “走个过场总要的。”

    老杨从兜里掏出另一部手机,打开,指着屏保图案上的女人问寻秋池:“有印象吗?”

    寻秋池说:“化了妆还PS过,就算有印象我也认不出。这是死者的手机吧,刚出的最新款,在炒家手里卖到八九千,看来这人过得不错啊,工资比领导你还高,简直死有余辜。”

    突然手机开始疯狂震动,无数短信蜂拥而至,寻秋池看了几条,内容大致一样:讨债。

    “这人集资诈骗了至少六百万。”寻秋池翻着短信说。

    “牛逼。”小吴评价。他再次向老杨建议让寻秋池回单位去,拉一个女同志而且是户籍警出现场不道德,但老杨的预感很快应验了。

    ——死者手机开机后,平均每五分钟接到一个债主来电,但其中也有死者的家属。

    顺便说死者住得不算近,开车大约需要三十五分钟,也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心理,竟然专程跑到老杨的辖区来自我了断,一点儿都不体谅基层同志的疾苦。

    四十分钟后,他们等来了死者的家属,就是手机屏保上的女子,但蓬头乱发、脸色灰败、脚步虚浮,神智已经处于癫狂的边缘。

    她还没跑到树林就晕了过去,寻秋池终于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那就是给这个刚刚失去丈夫的女人当肉垫,免得她一头栽在瓦砾堆里。

    女子醒后就开始搂着寻秋池痛哭,很长时间都没有勇气去亲眼看一下丈夫的尸体。

    随着天色渐亮,加上这边动静不小,围观者越来越多,到了七八点钟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此处老小区和城中村居多,本来就鱼龙混杂,不管什么时候都有闲人扎堆。

    死者妻子的感情显然不是伪装的,从她断断续续、颠三倒四的哭诉中,寻秋池得知死者三十一岁,名牌大学毕业,父母俱在,还有个不满两岁的孩子。她给予了这个女人足够的同情,虽然警服都快被她扯烂了。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