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总裁 > 《过妻不候:总裁请先治病》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章 反正都是玩弄

第4章 反正都是玩弄

檬檬2017 2667字 2019-02-11

白娇对这个“莫总”一知半解,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男人权势滔天,身份不简单。她说想进帝都大学,第二天就收到了大学内部的录取通知书,当时距离高考还有半个月,便是吴启明都没有那样强大的关系。

她不知道“莫总”的全名,他也从来没说过,从始至终,他给过她两件东西,一个是手机,一个是进入帝都大学的通知书。

手机是仿照吴启明给她的那个改装的,卡倒还是原来的那个,当时他好像不介意她与吴启明的关系,却说是“不让她为难”。

见鬼的“为难”。

一个来路不明关注她的动向同时又放纵她与其他男人不清不楚的男人,到底存着什么样的居心呢?

她曾经在高中时被一个人贩子绑架过,那个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现在回想起来心里还犯怵,可是她怎么觉得,在这个“莫总”面前,她连呼叫的胆子都没有?

这也是她在那个出色的少年面前停止撩拨的原因,刚入学校,她还是要改改动不动就撩人的习惯,这个“莫总”在她心里可比人贩子还可怕。

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是个淡漠的性子,勾引男人只是一种习性,心里却是抵触得很。

这种不想靠近又偏偏不得不做的矛盾,是很微妙的。

白娇想得出神,直到门外出现两个声音。

“凉少,你不会真被妖精吸走魂魄了吧,那胖子根本防不住你,今天怎么一撞你就倒了,还伤成这样?”男生半分担忧半分戏谑地说道。

凉少?白娇想,难道是方才遇到的那个少年,怎么又来了。

“嘴欠是不是?”另一个男声没好气地说。

那人还在喋喋不休:“我倒不是担心你,你就是皮外伤,我看那胖子倒是吓得不轻,恐怕会有心理阴影,这里面敢防你的也就这么个胖子,可惜可惜了……”

“我有这么可怕吗,你对他们说了什么,一个个见了我不是巴结就是跟见鬼一样。”

与此同时,白娇听到实木门轻微打开的声音,两人应该是进来了,她前面有个帘子挡住,所以并不会发现有人在里面。

那个声音停顿了一下才道:“我哪里有,我只说是你跟班,其他的我可一个字都没说。”

男生讥讽的声音传来:“一个跟班连校长千金的追求都不屑一顾?”

“不管我多厉害,还不是你的跟班。”那声音不答反问,还笑意盎然:“凉少,你还头一次这么夸我。其实啊,什么校长女儿,抛开她老爸,她什么都不是,何况,你平时不住学校,那天她突然见到你那眼冒金光的表情,我可不想以后老婆成天想着怎么爬别的男人的床。”

“不要跟我提女人。”少年的声音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艾,艾,我可是就事论事,若非以后你都不让女人上你的床,难道还要找个男人?”

“滚!”

“哈哈……”

两人即便在调侃,那种对女人的不屑也是表露无遗。白娇摇摇头,那种从一而终又相互平等的感情只存在在小说里。男人宠爱女人有两种,一是觉得女人新鲜幼嫩,尝了也就扔了,另一种是认为女人蠢钝愚昧,当成私有物随意糟蹋玩弄。

反正都是玩。她很小就明白,女人要不受到伤害,只有比男人更无情。

沉默一阵之后,男生语气放沉了,听在白娇耳朵里似是有一种威压,竟然和那个神秘的莫总有着如出一辙的气势。

“何民,凭你的能力若是跟着老头子早就成了一方之主,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苦要跟着我,说不定我的理想就是留在小城市里做个监督队的头头。”

“女人要这么多干嘛,我又不是精力多的没处使……你现在可能这么想,可是我知道你有你的抱负,以后的成就未必比伯父低,我野心大着呢,哪里会跟着一个阿斗混日子。”

男生一贯笑嘻嘻的,什么玩笑都敢开,给他上完跌打药之后见到少主抿着唇只盯着白色的帘子,他眼神飞快的闪过,脚步一抬就上前掀去帐幕,顿时露出少女玉一样雕琢的脸颊,一头瀑布一样的黑发散在肩头,唇红齿白,散发着莹莹玉光,耀目迷艳。

何民当场就愣了愣。

女孩见到两人也没有偷听的尴尬,微不可闻地动了动唇瓣,露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笑容。

正抬起脚从两人身旁经过,手腕被人一把握住,听声音咄咄逼人:“你偷听?”

白娇本不想理会,只是被他紧紧箍着手腕离开不得,抬头看清男生的长相,相貌只称得上还过得去,身形高大,眼神却非常黑灼。

的确适合做一个狗腿子,是哪个不长眼的校长千金能看上。

“这是公共场合,我比你们先到,你们自己没有看到我,何来偷听?”她清清淡淡的说道,声音中自带天生的靡丽,不熟悉的人听见反而会以为她在故作娇态。

手腕处疼痛袭来,白娇拧了拧眉头,不经意露出一抹脆弱之色,“你抓疼我了。”

何民猝然放开手,才发现她露出的皓腕上已是一片淤紫,顿时手足无措,“我……不是有意的。”他方才一时心急,力道下去也不知道使了多少,不曾想会弄伤她。

白娇没有解释,脱离了禁锢之后就径自走向坐在床沿的少年,少年眉目俊朗,五官深刻挺拔,的确有要让女人尖叫的资本。长腿伸直着,膝盖上有一圈擦伤的红印,就这么坐着就有着同龄人少有的威压和气势,这份气势倒是削弱了好看的容貌,让人心生忌惮。

她正要开口,只见少年目光盯着她发紫的手腕,淡淡道:“你手上的伤可不是现在弄的,是方才和野男人争扯的时候弄伤的吧,而且看样子你早就习惯和各种男人纠缠不清,又何必做出一副急于要走的样子。”

她休息的树荫距离军训的操场也不远,和教官的拉扯还有与老男人的电话,尽被他一览无余。

何民站在女孩身后,看到女孩被少主这样讥讽也没有恼,艳丽的唇角一翘说道:“若论偷听的本事,我可不及你。”

这是承认了。

说完,她慢慢向着少年的方向走近,何民只觉少女的背影曼妙生姿,有着介于女人和少女的成熟和青涩,居然十分撩骚惑人,一个背影就如此美,遑论是正面了。

这种美很奇特,逼迫着人的神志,只想把她扳正了只面对自己一个人,看她如何更美更娇的绽放。

随着少女的靠近,凉柯鼻尖突然溢入一股清幽宜人的玉兰香气,混着凉凉的风油精的薄荷香味,让人神智一提,在她还未开口之前他已经抬起未受伤的腿……

白娇忍不住轻呼一声,感觉胸骨都要断了。

少年坐直了,冷冷道:“抹这么浓的香水,看到男人就扑,简直淫荡下贱。”瞧盯着她柔软不支地倒在何民怀里,何民的手掌还紧扣着她的腰身,宽大的军训服装陷入了一半,可见那腰肢多么纤细。

白娇连喘气都心窝疼,小脸疼痛地有些扭曲,发丝散乱地扑在前额和颊边,那张脸却奇特地迷丽脆弱。

你才淫荡下贱,你全家都淫荡下贱。

白娇想要反击回去,可实际上她并不会在两个高大的男人面前逞口舌之快,小手握了握拳,只是盯着这个无端对她逞凶的少年冷冷道:“你坐在我的帽子上了,能不能麻烦你把帽子还给我。”

凉柯下意识地单脚抬起来,才发现屁股下面压着一顶军绿色帽子,整个帽檐已经塌下去,成了皱皱的一团。

愣是他年少早熟,也觉得有些尴尬,只是天生的骄傲并不会让他为此妥协,随手把帽子扔过去,声音冷硬如冰:“拿去,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博取同情或者引起男人的注意,以后看到我最好保持在百米以外,不然我不保证做出比今天更惨烈的事情。”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