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u优乐娱乐!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都市 > 《罚罪》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章 血药他的命(上)

第4章 血药他的命(上)

西门瘦肉 3082字 2019-02-11

吴秀秀回娘家了。

空荡荡的租房如此凄冷,周毅无处安身。他的电话不停歇,全部都是找他买血的。他不知道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他爸?吴秀秀?吴茱萸?还是医院的那几个医生?

他干脆换了一张手机卡,不与任何人联系,只用新手机号来联系网约车的客户。

没有了电话和网络,世界安静了许多。吴秀秀拒不回家,除非有房。周毅万念俱灰。

一个月后,他感觉身体好了点。他装回原来的电话卡,主动联系到吴茱萸,说可以献血了。

吴茱萸很高兴,约她到中心医院的高干科见面。周毅没想到吴茱萸老公的家境好到这种地步,这种病房不是一般的百姓能找到床位的。

“这是郑途岳父的高干病房。他的岳父是一个大人物,市里的领导班子都得卖他几分薄面。不然光凭郑途企业家的身份,也难以搞到病床。但是他很少来住。”

“他岳父?不就是你老爸么?”

“不是,他前妻的老爸,他以前结过一次婚,后来老婆病死了。”

“嘿嘿,他前妻肯定不漂亮!”他低声嘀咕。

他躺下来,看着自己的血不甘地流进输液管。血液似乎是的暗红色,跟想象中的鲜红色不太一样。

抽血完毕,他把银行卡还给吴茱萸,转身离开。

两个小时后吴茱萸给他打电话:“我想好好谢谢你,你挑个时间,我们再见面聊聊吧。”

周毅思考了许久,回到:“不用。”

茱萸又打电话过来,周毅没有接。他心里想,从今天开始,我和你恩断义绝。

几天后,吴茱萸又给周毅发了个信息:“我女儿,还是走了。”

周毅很吃惊,在其他人的影响下,他认定自己的鲜血有完美的治疗作用,那个小女儿怎么会死?

“怎么回事?”

吴茱萸直接打电话过来,电话里泣不成声。

周毅静静等她哭完。

“那天输完血后,我女儿精神状态好了很多。但是今天早上醒来一看,我女儿竟然走了。并且,并且……”吴茱萸突然恐慌起来。她的语气里带着无数的恐惧,这种恐惧沿着电话信号传递给周毅。

周毅不寒而栗。“并且什么?”

吴茱萸压低声音,仿佛怕被人发现一样。“我女儿身上一滴血都没有了!”

“什么意思?没有血是什么意思?”

“我女儿一向脸色苍白,因为身体不好。早上我看女儿脸色更白,发现没呼吸了,赶紧抱着她去医院。我刚刚抱起来,感觉我女儿变轻了一大半。她虽然身体虚弱,但是也有个六十多斤,但今天只有二十来斤了!你知道这种感受吗?一下子变轻了这么多!”

“恐怕是你的幻觉。”

“不是幻觉!我去医院,让医生抢救,医生说已经死了,但是我苦苦哀求,他们才抬上手术台,医生也惊讶我女儿的体重,后来检查发现,我女儿身体里没有血了,一点血都没有!”

周毅感觉后背发凉。“血呢?”

“我也不知道。医生发现我女儿脖子上有个咬伤的伤口,但是我家没有养宠物,怎么会有咬伤?我女儿的血去哪儿了?我女儿死了,哈哈哈,死了,你高兴了吧!”吴茱萸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尖锐,到最后变得歇斯底里,她疯了,在电话里大笑不止。

周毅非常害怕,他挂掉电话。

他发现自己拿电话的手不停地颤抖。他觉得小姑娘的死可能和他的血有关。他想去看望吴茱萸,但是又害怕看到她癫狂的样子。他献完血,非常虚弱,躺在出租房的床上,刚刚闭上眼睛就睡着了,一直睡到被吴茱萸的电话吵醒。

“对不起,白天我太伤心了。”吴茱萸有气无力地说。

原来天已经黑了。

“又发生什么事?”

“可以见见你吗?我现在非常害怕,我不敢在电话里说。求你了,我害怕我也要死。周毅,我想你。我在医院。”

最后一声“周毅”,叫得周毅肝肠寸断。

他火速奔向医院,在医院后门的一个小饭馆看到憔悴无比的吴茱萸,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我女儿是被人杀死的!”吴茱萸见到周毅,脸上露出病态的潮红。

“话别乱说。”

“真的,她的血是被人吸干的!”吴茱萸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说。

周毅后悔,不该来这的,吴茱萸明显是疯了。

“我给你看照片。”吴茱萸勉强让自己情绪平稳,但是掏出手机的时候,她又泪如雨下。鼻涕挂到嘴边,她随手用袖子擦干净,没有任何高贵的气质可言。此时的她就是一个失去女儿的母亲。

周毅接过手机,看到屏保是一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女人是美丽的吴茱萸,开心露齿而笑。男人是一个穿西装的胖子,面带微笑,竟然是江城十大富豪之一的郑途。周毅暗自心惊,他只知道吴茱萸嫁给有钱人,没想到嫁的是他!

吴茱萸划开屏幕,找出几张图片给周毅看,都是小女儿临死前的模样。吴茱萸别过头,捂住嘴巴不停哭泣。

周毅压下心中的震惊,仔细观察照片。小女儿平时不健康,脸色很难看,照片中小女儿的脸白得就像一条死鱼的肚皮,森森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周毅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小女儿躺在床上。

她脖子上有一个夸张的血痕,右手手指有一个创可贴。“她手指受伤了?”

“嗯,昨天不小心切到手了。”吴茱萸的眼泪流不停,仿佛下一刻就要流血了。

周毅把重点放在脖子上的血痕。周围的血迹已经被擦干净,只剩泛白的伤口。他觉得这个咬痕有点眼熟。他伸出自己的右手,手腕上也有一圈咬痕,但是颜色比较淡。

吴茱萸也看见了。“这是什么?”

周毅回想起车祸的那天晚上。“有一次我和我老婆吵架,她咬我,这就是她咬出来的。

“你是说,这是人咬的?”吴茱萸忘记了流泪,问。

“是的。哺乳动物当中,人类的牙齿最特别,和猫狗都不一样。这明显人咬的。你们家有没有仇人?他对你们恨之入骨,这才活活咬死你们女儿,用来报仇。”

“不可能!”吴茱萸叫道,但是很快低落下来。“生意做这么大,哪有不得罪人,但是绝对没有这种深仇大恨。除非……”

“除非什么?”

“没什么。谢谢你,我很难过。真的很谢谢你。家里还有事要处理。”她说的事,必定是丧事。她的眼泪又掉落下来。

周毅狐疑,觉得吴茱萸在隐瞒真相。吴茱萸本人可能没得罪过谁,但是郑途肯定得罪过许多,听说郑途早年发迹的时候心狠手辣,逼得不少人家破人亡。

正在为吴茱萸伤心的时候,肿瘤科的医生打电话过来。这个医生叫彭竹,是急诊科彭松医生的弟弟,算是熟人了,先后为周毅的老婆和父亲治病。

“怎么了?”周毅问。

彭竹小心酝酿了许久,才小心翼翼地问:“周先生,你是不是给郑途献过血?”

“没有啊。”周毅下意识地回答。

“奇了怪。郑途本来有胃癌,不过是早期,他一直不肯化疗,今天他突然跑过来检查,我们发现癌细胞居然消失了!这种奇迹只在你的家人身上发生过。所以我问问。”

“确认全部消失了么?”

“还没,正在做切片检查,做最后的确认。”

“哦。我来科室看看。”

周毅觉得奇怪,郑途自己的女儿死了,不回去张罗丧事,却跑到医院来做检查,这是为何?周毅渐渐感觉身体发冷,小女儿身上有她周毅的血,血却被人吸走了。郑途有胃癌,不治而愈。郑途是他女儿的父亲,他女儿肯定不会提防他……他明白了吴茱萸为何会欲言又止。

这个真相竟然是如此残忍!

世界上有这种丧尽天良的人?

周毅不相信。

他来到医院肿瘤科,看到正坐在医生办公室焦急等待结果的郑途。

“郑总。”周毅喊道。

胖胖的郑途看到周毅,目光有些躲闪。“周先生,有何贵干。”

“我想跟你聊聊,关于你女儿的事。”

“跟你无关!”他激动起来。

办公室里的医生病人和家属都把目光集中过来。

“跟我聊一下,不吃亏。你敢保证你以后再也不得重病?”周毅唯一能威胁他人的,就只有自己的血。

“哈哈,你终于肯承认你的血能治病了。好,我跟你过来。”

两个人来到楼梯间,这里空无一人,说话有回声。

周毅望着郑途的眼睛,直奔主题:“你女儿是你杀的!”

郑途大惊,恼羞成怒,一把掐住周毅脖子,把周毅撞到墙上:“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清楚!你女儿血管里,也有我的血!你好歹是他的父亲!怎么能吸她的血!”周毅的声音低沉,却让郑途松开了手,慢慢蹲下来,抱住自己的头,用力撕扯自己的头发。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你知道我有多害怕么?你不会知道,你只觉得我残忍!”

周毅也蹲下来,直视郑途:“究竟是怎么回事?”

郑途脸上的五官扭曲到一起,犹豫了很久,竟然坦诚了真相。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

U乐登录u乐娱乐登录不了怎么办